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036】不是凶手
最快更新穿越之秀才娘子遇上兵 !

    “哼,小安王妃真是会狡辩,毒死了我父亲不说,居然连一点悔悟都没有,臣恳请皇上,严加处置这个杀人凶手,还我父亲一个公道!”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胸口起伏,愤怒不已的说到。

     “就是啊,皇上而不能因为小安王妃的身份而有所偏袒啊!”

     “是啊,皇上,王大人可是三代元老,为我们燕国立下过汗马功劳,皇上可要好好追究啊!”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皇上的眉头越皱越深,虽然他也觉得这件事情可能真的和小小没有关系,可是事情发生在她的地方,她就有责任承担一些错误,这样一来,他对这些大臣也有一些交代!

     “咳,那个,小安王妃,这事情毕竟发生在你的店里,不如向王家道声歉如何?”皇上试探的问到,这帮大臣不好惹,可是安王府也不好惹啊,他这个皇上做的有过窝囊的,做事情还得看着别人的脸色!

     “皇上,你这是想让小小认罪吗?若是小小道了歉,就说明王大人被毒死就是小小做的,可是小小才回来,怎么可能做下这样的事情!”秀才听到皇上这么说,很快就开了口,着皇上难道是想要牺牲了小小,来堵住这些大臣的口吗?

     “小安王爷,朕知道你心疼爱妻,只是这”好吃点“毕竟是小安王妃的地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道个歉也是应当的!”皇上说的苦口婆心。

     “如果事情发生在我的店里,这个歉时一定要道的,只是,你们说了那么久,谁都没有拿出证据来证明这王大人就是吃了我”好吃点“的糕点而中毒身亡的,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就那么肯定是我下的毒呢?”小小淡淡的说到,好像她只是推断整个案子的判官,而不是这事件中的主人公!

     “哼,我父亲那天没有吃别的东西,就吃了从”好吃点“买来的糕点,然后就中毒身亡了,你说,这不是你下的毒,还会有什么?”王大人的儿子是个暴烈的性子,一听小小的话以为小小是想利用这个来推脱罪责,于是就搬出了他所谓的证据!

     “哦,原来还有证据?”小小将信将疑的说到。

     这看在朝廷上某些官员的眼里就是小小有些害怕了,于是,眼神得意不已!

     “皇上,请允许微臣将父亲食用过的糕点带到殿上,因为怕小安王妃不认罪,微臣一直藏着这些糕点,好当证据!”

     “允了!”

     立刻有人将糕点拿了上来,原来王大人当日食用的是一块蛋糕,幸好现在天气凉快了,不然蛋糕放到现在,就算没有毒的都要有毒了,小小看着蛋糕被勺子舀过的迹象,不过这勺子的痕迹不是自家配的勺子留下的痕迹,看着这块蛋糕就像是店里售卖的那些蛋糕一样,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王大人却是因为这块蛋糕身亡的,小小不会天真的以为,这块蛋糕没有毒,可能是别的因素导致王大人死亡。照王大人的儿子愤怒的眼神看来,这块糕点早就被验了毒,而且毒素应该很强,否则,王大人不会连抢救都没有就直接身亡了!

     “鹤小小,这就是你毒害我爹的事实,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王大人的儿子此刻手里有证据,看着谋害他父亲的人就在眼前,他直接喊上了小小的名字!

     “不知道这蛋糕里面下的是什么毒,皇上可否请御医前来诊断一番!”小小依旧没有什么感觉,面对王大人儿子的怒火,她显得很是轻松。

     “这还用验吗,我早就请大夫验过了,这是砒霜无疑!”王大人的儿子恨恨的说到,只有砒霜,才会这么见血封口!

     “是吗?可是,我还是想要确认一遍,既然你觉得这就是铁证,再让太医验上一验,又有什么关系!”小小说到。

     “那个,爱卿啊,既然小安王妃由此要求,而且并不过分,不如就验上一验?”皇上此刻也想看看这小小想要搞什么鬼,在他看来,这已经是个死局了,糕点有毒,就算不能证明这毒就是小小下的,那么小小也已经脱不了干系了,毕竟,这糕点就是从她的店里出来的!

     “好,验就验,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罢了!”王大人的儿子早在心里定下了小小的罪行,以为小小这样做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传太医!”

     “等等,皇上,这一个太医恐怕不能够让大家信服,还请皇上多请些太医过来,让他们一起来做判断,这样一来,也不会有人怀疑是我买通了太医!”小小说到。

     皇上看了小小一眼,发现她竟然真的好想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她已经想好了办法为自己脱罪?

     “就依小安王妃的意思,传十个太医过来!”

     很快,太医就来到了大殿!

     “不知道小安王妃想让这些太医做什么?”皇上看着冷静的小小问到,他实在是好奇啊,这原本他也以为小小已经没有了办法,这件事情,或许只有安王府才能压得下来,没想到,这小安王爷只是说的一句话,老安王爷更是没有为小小辩驳一句,他还以为,他们也是放弃了小小。只是,小小的从容却让他不得不侧目!

     “请各位太医仔细的查看这蛋糕上面的是什么毒!”小小说到。

     太医们听令仔细的查看了蛋糕,然后一致说出就是砒霜!

     “小安王妃,你还有什么话说,现在连太医都说了这蛋糕里下的就是砒霜!”王大人的儿子恨不得立刻就将小小押入大牢!

     “别着急呀,我还有别的事情要验证呢!”

     小小说着就走到蛋糕的前面,然后又要了一把刀,将蛋糕分成两半!

     “请各位太医在检查一番,这蛋糕的里面可有砒霜之毒!”

     太医们又上前查看,然后回来的时候一致说明这蛋糕的里面并没有被下毒!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大殿上所有人的心思!

     “那个,小安王妃,这又能证明什么呢?”皇上问到,他有些看不明白了,若是小小真的想要下毒,大可以在做糕点的时候混合进去啊,怎么偏偏是表面有毒,而蛋糕的里面却没有毒呢?

     “小王大人,请问王大人吃糕点的时候是不是喜欢将糕点放到自家的餐具里食用?”

     “是的!”王大人的儿子老实地说到!

     “小王大人,请问王大人吃糕点的时候是不是喜欢用勺子将果酱抹匀在蛋糕的表面?”

     “你怎么知道?”王大人的儿子此刻有些不淡定了,父亲的习惯只有他们亲近的几人知晓,为什么小小却能说的分毫不差?

     “这些,都是我看到你这盘子糕点的时候分析出来的!”

     “各位御医,请你们再检验一遍这盛着蛋糕的盘子,以及食用糕点的勺子!”

     御医们这次得出的结果是盘子里含有许多的砒霜,而勺子里含有少量的砒霜!

     “小安王妃,这又能证明什么呢?”皇上此刻心里痒痒的,很想知道这小小葫芦里卖的什么关子。

     “回皇上,看来,事情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这王大人中的砒霜,并不是从”好吃点“带出来的,而是在王大人自己的府中中的!”小小说到。

     “你胡说,这毒明明就是因为吃了你的糕点中的!”王大人的儿子虽然对刚才的结果有些怀疑,但是他认为,王大人的死就算不是小小下的毒,跟小小一定也脱不了干系!

     “小王大人,我知道你因为父亲惨遭毒死心情很差,想要抓到凶手以为父亲的在天之灵,只是这凶手,你也要抓对人才是啊!”小小此刻更显从容不迫!

     “你凭什么这么说?”王大人的儿子显然不买账!

     “咳,小安王妃,还请你说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才能让众大臣判断中毒事件是不是真的与你无关啊!”皇上看着此刻两人僵持的状态,做了个和事老。

     王大人的儿子本就暴躁,此刻以为小小就是想要赖账逃脱罪责,于是不管是不是在金銮大殿上,挽起袖子就想教训小小,只是秀才哪里会容许别人伤害小小,看着剑拔弩张的味道,皇上不得不开口说话,况且,他也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经过!

     “好吧,既然皇上都说了,那小小自然从实到来,大家都说王大人是吃了我”好吃点“的糕点才死的,但是自从”好吃点“经历过一次中毒事件之后,所有的制作流程我都严加要求,并不会发生下毒药的事情,所以我坚信,这王大人中毒和”好吃点“绝对没有关系,只是要不是小王大人保存了证据的话,我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识破敌人的诡计!刚才小王大人说了,王大人吃糕点的时候喜欢将糕点弄到自己的餐具里吃,而且还喜欢用果酱抹遍整个蛋糕,而且御医检查出蛋糕的里面并没有砒霜的成分,这就让我更加确定王大人中的毒是从这副餐具里面来的!王大人用勺子舀了果酱全部倒在蛋糕里,于是勺子里的砒霜大部分都混合在了蛋糕的表面,所以御医检验出留在勺子里的砒霜只是少量的,而盘子里的砒霜因为并没有怎么破坏过,依然是原来下的剂量,我想,这下毒之人一定非常了解王大人的生活习惯,因为一般人,是绝对不会知道王大人喜欢吃糕点换盘子这件事情的,毕竟,从”好吃点“带出来的餐具很是方便,一般人是不会换来换去的!”小小说到。

     “就算是这样,那也有可能你本就将砒霜下到了蛋糕的表面啊,凭什么说这砒霜是下在餐具中的!”王大人的儿子还是不肯认输!

     “这样说的话倒是也有可能,但是,若是这样的话,盘子里应该只有盛蛋糕的部分有砒霜的成分吧,但是各位御医,请你们说说,是哪里的砒霜比较多呢?”小小将问题抛给了御医!

     “确实,盛蛋糕的部分也有砒霜,但是,这盘子的表面砒霜的成分也很厚啊!”

     听完御医的话,王大人的儿子沉默了,难道,说来说去,他的父亲是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小王大人,我就不计较你刚才的话了,我看,你还是回家仔细的查查家里有什么内贼吧,这人杀害了王大人,指不定要怎么害你们王家呢!”小小说的情真意切的,若不是那得意的小眼神偷偷地看了秀才一眼,谁能看的出来她的暗爽,只不过此刻,大家都沉浸在这事件的转换当中,小小由起先的被告,转眼成为了侦探!

     这下,先前各种说小小是祸水的大臣们缩回了脑袋,这时候明显是小小占了上风,站在安王府这边的人此刻都在说着小小的厉害,他们这没有了王大人一事做铺垫,哪里还敢再站出来,说不定,还要被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安王妃暗讽一顿!

     “看来,王大人中毒一事真的与”好吃点“无关啊,小王大人,这真正的凶手可能还咋贵府,你可要小心为上啊!”皇上关心的对这个刚刚失去了父亲的爱卿说到。毕竟人家老爹是三代元老,死了还是又有些体面的!

     小王大人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这事真的和人家“好吃点”没有关系,也只能回家追查真正的凶手去了!

     “没想到,小安王妃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断案如神,真是我燕国女眷的典范,不愧是鹤王爷的爱女,真是虎父无犬女啊,不过,听说鹤王爷已经从西夏辞官了,不知道可有此事?”皇上眯着眼睛问到,这个狐狸,明明已经知道了鹤王爷此刻已经免了官,还住在安王府,还这么问,不就是想让小小亲自说出来么!

     “回皇上,家父确实已经免了官,现在只想享受普通平民的天伦之乐,所以和我这个女儿住在一起!”小小这是候将称呼换成了家父,毕竟鹤王爷现在已经是个平民了,再称王爷就会让人起了疑心!

     “哦,原来鹤王爷已经来到我们燕国了!这事你们怎么不早告知,好让我欢迎他的到来!”皇上假装惊讶的说到。

     “回皇上的话,家父毕竟已经是个平民了,再进皇宫就不合适了,还是随他去吧!”小小当然知道这只是皇上随便说说的。对于一个平民,这个做皇上的恐怕是不想浪费时间的吧!

     “不过,话虽如此,鹤王爷当年可是西夏的中流砥柱,这现在忽然就辞官退隐了,在西夏的地位一定也是不凡的,不知道鹤王爷知不知道最近西夏又来进攻我们燕国的事情?”就说这个皇上是个狐狸,说了那么多,不过就是想要知道鹤王爷能不能使得西夏退兵,好让他高枕无忧!

     “这个,恐怕家父已经做不了主了,毕竟将所有的权利归还给了西夏的皇上,现在做主的只是西夏的皇上!”小小此刻认真的说到。

     “可是!”皇上还想要说些什么。

     “皇上,西夏虽然兵力勇猛,但是我们燕国也不差,这两年来,我们燕国的也是兵强马壮,相信只要齐心协力,一定能够打退西夏的,况且,我们不能只依靠虚无的协议来决定燕国的和平,现在正是我们燕国可以立威的时候,只要打退了燕国,相信别的国家想要侵犯我国,也要思量几分!”秀才看着皇上还想从小小身上找到让西夏退兵的方法,立刻说到!

     “哦,小安王爷如此有信心能够打退西夏的兵力,只是小安王妃可是西夏的公主,这两国交战……”

     “皇上,虽然我是西夏的公主,只是现在我的父亲也已经不是西夏的王爷了,我自然也就不算是西夏的公主,若是算起来,我还是在燕国土生土长的,若是皇上决定出兵,小小决定,用”好吃点“的一半资产资助军队所需!”小小打断了皇上的话,说明了自己的决心。

     “哦,小安王妃竟然有如此心思,那真是我燕国军队的福气,既然安王府同心协力,我们燕国的百姓自然也同气连枝,那就由小安王爷挂帅,打退西夏的来兵吧!”皇上听完小小的话,顿时将自己的意图说了出来。

     小小在心里暗骂这个皇帝无耻,起先安王府受到大臣们的追究,他并没有出声,现在,一说到打退西夏来兵的事情,倒是将安王府提到了首要位置,真是有够无耻的!

     不过,他到底是皇上,小小在心里再怎么诽谤,也不能说出来。

     “是,微臣遵旨!”

     随着秀才行了礼,皇上才笑眯眯的说了散朝!

     皇上倒是无忧了,将所有的事情推给安王府来做,但是安王府可就郁闷了。

     先是在大殿上差点被治罪,若是小小的罪定了下来,安王府也不能独善其身,看到小小成功脱罪,接着利用鹤王爷的事情引得夫妻答应对抗西夏。

     这个皇帝当得可真是舒服,不用管什么事情不说,还有人帮他稳定国家,小小在心里暗骂这个皇上坏蛋,更重要的是,他还害的自己损失了那么多银子,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就这样充当了军粮,小小连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