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长嫂奋斗记 > 【13】最后的番外13(番外终)
最快更新重生长嫂奋斗记 !

    “投不进去没有关系,更重要的是要体会到身心快乐,出汗淋漓尽致,很爽的感觉。”

     听着他的话,俊俊绷紧的脸皮逐渐松开,他双手里的篮球抛了出去,虽然做不到孟晨峻那样优美的抛物线,可是同样做到了中空投篮。一抹惊喜闪过眼瞳,俊俊转身冲着他大喊:“晨峻哥哥,我第一次投篮投的这么准!”

     孟晨峻走上前摸着他脑瓜:“过不了几年,你身高都要赶上我了。”眼看弟弟天赋好,真的有点像他,孟晨峻心里头也忍不住激动。

     被他摸着头的俊俊,一双眼睛落在他脸上一动不动。好久,兄弟俩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在身边吹过。寂静中仿佛带了一丝随时波澜起来的感觉。

     孟晨峻的手掌心放在他脑袋瓜上也是停了许久才记起放开的样子,手放开,他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戴的表:差不多时间该回家了。明天,路明宇要手术,他得早点去陪小丫头。

     “晨峻哥哥,你要走了吗?”俊俊低声问。

     “一块走吧。我送你回去。”孟晨峻一把抓住他一只胳膊肘。

     俊俊的脸登时从沮丧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要是觉得寂寞,你哥哥和你爸爸太木,没能陪你说话的话,你可以到我家里来。我家小侄子小侄女都很会说话的,绝对不会让你感到孤寂。”孟晨峻唠唠叨叨说,想到自己出国的时候,心里最挂念的无非是家里的小丫头和小侄子小侄女们。

     “我知道,磊磊和棉棉康康。他们太好玩了。”俊俊笑嘻嘻道。

     一听这话听出了些什么,孟晨峻吃惊地转头望着他:“你去找过他们玩吗?”

     “嗯,我奶奶也很喜欢他们,经常去看他们。”俊俊说,“他们可聪明了,我爸爸说他们一个个都是天才,将来不得了。而且我哥哥是宁老师的学生,更是会时不时去探望下宁老师。”

     俨然这家伙没问题呀。孟晨峻忍不住又摸摸他可爱的脑袋瓜。

     “晨峻哥哥,即使这样,我还是挺想你的。”俊俊道。

     “我知道,很多人都想我。”孟晨峻直接大言不惭,“没关系,我很快学完要回国了。反正,我出国不过是我爸送我去镀层金,回国糊弄人的。”

     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孟晨峻事后想起急忙道:“我说的是,那不是我爸——”

     俊俊看他紧张的模样儿,似乎想笑但是笑不出来。

     这让孟晨峻察觉到,这孩子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他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来。知道了以后,俊俊会怎么想。因为他们的妈妈岑丽冰是因为他入狱的。岑丽冰对他和对俊俊完全两样。俊俊喜欢妈妈,可以理解。

     走到了小区门口,孟晨峻把手里抱的篮球还给他,推了推他后背:“上楼去吧。”

     “哥哥。”俊俊回过身。

     “走啊,哥哥也走的了。”孟晨峻催促他说。

     “明天我去医院陪哥哥,好吗?”俊俊道。

     孟晨峻愣了愣:小丫头哥哥住院的事情俊俊都能知道呀?他们家里的情报真是漏成筛子了。

     “哥哥别担心,我会陪哥哥。”俊俊说,“像当时,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哥哥来陪我一样。”

     听见这话,孟晨峻的鼻头猛地酸溜溜的,只得拿手朝他摆摆。

     俊俊拿着篮球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间,孟晨峻刚转回身去搭车。后头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只见是蔡维追了上来。

     “有事吗?”孟晨峻只得是停住脚步,等他上来后问。

     “俊俊这些年挺想你的。你有时间多来看看他。”蔡维的手搭着他肩头说。

     孟晨峻眉头紧了紧,明显对方这个话中有话。

     蔡维叹口气,实话告诉他:“俊俊长大了,自己可以去看他妈妈了。他妈妈那人,你知道不像话的,故意和他说了你的事。”

     “他不怨我?”有他那个不像话的亲妈告状,俊俊不得恨死他?孟晨峻心里理所当然地想。

     “俊俊上学的,有文化有知识的。你对他怎样他能不知道?你大哥大嫂什么样的人,他能不知道?你家里都是什么样的人,他能不知道?再说,他要恨,也应该是先恨我爸和我。”蔡维说。

     这么说法?孟晨峻眼里闪着问号。

     “俊俊觉得很对不起你。”

     这个结果,估计向小儿子告状的岑丽冰绝对想不到,完全起了反作用。

     那瞬间,孟晨峻仰起头,狠狠地吸了吸鼻涕,感觉是泪和鼻涕都快流下来了。难怪,俊俊一听到电话,疯一样跑下楼来。

     俊俊是想,他这个哥哥真可怜,一出生被妈妈抛弃了,而他却从出生起尽享妈妈的爱。俊俊不敢说可怜他,但是知道很对不起。

     “他知道他妈妈不对,也批评过他妈妈了。要他妈妈在监狱里好好反省。”蔡维扶扶眼镜,“不管怎么说,他那善良,像你多一点不太像我。”

     孟晨峻干笑两声,转过头对他道:“你得多教教他,毕竟他在你家不在我身边。你也是他哥哥。”

     “我知道的。”蔡维点头。

     “你该不会以为我像他那么善良吧?”孟晨峻捉住他脸上微妙的表情道。

     蔡维尴尬地转过脸去。

     “我爸做生意的,我随我爸,善良没有几分。当然,因为我大哥大嫂教育的关系,做生意不能失去底线。这是我爸最庆幸的,说幸好我是在我大哥大嫂的教育下长大,要是在他教育下长大,那绝对是完蛋了,要变成一个坏小孩了。”孟晨峻说。

     “我也是幸亏有宁老师。”蔡维经他这话回想起当年,一样怀着感恩。

     “好好保护他吧,在我出国这些日子。”孟晨峻语重心长地托付对方。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你要是愿意时而打个电话回来给他也好,反正你不缺钱。”蔡维说。

     孟晨峻点着头。

     他坐上车的时候,蔡维拍拍他车窗:“明天,马班长组织了一群人去医院支援。你要不和宁老师先同声气?”

     不用说,这消息传到宁云夕的耳朵里。宁云夕的脑袋瞬间大了。这马班长,啥事儿都喜欢组织起同学。刚好有件事宁云夕要教育下马班长,一通电话打过去,除了让马班长取消了明日的活动,还说道马班长的感情问题。

     马晓丽接到宁老师的电话,自然是不敢怠慢,小声应着:“老师,我们也没有做什么,他们都是有空,自愿去的。”

     “去那么多人,岂不是给医院里添麻烦?”

     “哪有,只有学医的同学去帮忙。”

     问题宁老师学医的学生也很多,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个了。

     马晓丽只好暗地里咒骂那个走露风声的。

     “马班长,听说有人向你求婚了?”

     宁老师消息真灵通。马晓丽悻悻然地道:“那是——”

     “从国外寄回来的巧克力和一张房产复印纸,有意思。”

     “但是我不出国。”马晓丽说,“我肯定不出国的,我和孟大哥一样,是要留在国内为国家事业奋斗,添砖加瓦。”

     从海外寄东西给她的人,其实她也吓一跳。马晓丽老实说:“我根本没有想到他有这个心思。毕竟一直以来,我和他和对郭炳一样,是老乡。”

     原来求婚的是宋信齐。宋信齐大学毕业后经李德进介绍,出国深造金融学,在国外拿着高薪混得不错,因此不想回国了。但是,他的心是在国内某人身上。

     “他应该回国!”马晓丽道,“不然太辜负国内把他教育成才的老师了。”

     对这点宁老师可从来没打算过道德绑架过学生,给马班长做做教育:“马班长,要尊重每个同学的选择。出国不犯法,在海外一样可以为国家为人类做出贡献。”

     哎!宁老师是人太好了。马晓丽叹气。

     “他喜欢你,你可以回答他。”

     “我拒绝他了。他在国外既然有钱了,想找个女人不难。”马晓丽说。

     “那郭炳呢?”

     “郭炳去看蒋文丽老师。”

     蒋文丽据说恢复得不错,只是照旧以前的记忆有些错乱,一直把郭炳误认为自己以前的熟人。

     只能说,青梅竹马不一定成结果。宁云夕心里有些感慨。

     马晓丽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说着:“我怎么可能和他们两个谈对象?从小一块长大,彼此什么性情都知道,完全合不到一块的。三两句要吵架。”

     女孩子的想法终究比起男孩子要成熟多了。男人,按照她丈夫的说法,要等结婚了有孩子了,才会真正变大人。宁云夕想想自己丈夫说过的话,闭上了嘴。

     挂上话筒,那头孟奶奶走过来和她细声说:“老三今天是不是到医院找尚贤了?”

     “嗯。”

     “我听许大夫说,说他预备明天手术后到我们家坐坐。”

     吓!惊吓之后,转眼间全变成惊喜。自己家孩子的好事终于近了。宁云夕高兴得想直接冲去抱住丈夫。

     “等等。”孟奶奶拉住她,“她爷爷得知消息太高兴,心脏不太舒服了。你先给她爷爷看看。”

     孟爷爷兴奋过了头,血压高了,赶紧回房间的床上躺着。

     听孟奶奶说,宁云夕去看孟爷爷的时候,发现了在自己房间门口儿子女儿张望的小脑袋。

     三双窃听大人说话的小耳朵在妈妈的眼神望过来时,三个娃子露出的三双萌萌的小眼神毫不避讳毫不知道羞耻,直接告诉妈妈:我们都听见了~

     “你们如果不怕死,可以尽管去告诉别人。但是,如果医生哥哥知道是你们说的话——”宁云夕悠哉悠哉地给儿子女儿放狠话。

     妈妈——三张小脸蛋瞬间天崩地裂。明明妈妈知道医生哥哥如果知道是他们干出来的好事,会很生气,会很可怕的。小朋友最怕找医生啦。

     “爸爸!”不能告诉其他人,告诉爸爸总可以吧。于是,三个机灵的萌娃,齐齐迈开小腿往阳台跑。

     阳台上,孟晨浩在家都是主动帮媳妇做家务的,正在晾所有人的衣服。忙着突然被儿子女儿的小手抱住大腿,孟晨浩浓眉一皱,回头讯问:“你们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

     爸爸这都能猜到。棉棉和康康嘟起小嘴。还是磊磊老道,赶紧和爸爸说实话:“说医生哥哥明天会来我们家向三姑姑求婚。”

     孟晨浩只是愣了一下,脑袋很冷静。应该说这事情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包括他孟晨浩。

     没错,老三的婚事绝对会是个大事情。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老三迟早要嫁到林家去,但是老三的亲妈曹德英到现在都没有和老三化解矛盾。

     孟晨熙的婚事肯定要通知曹家的。对此,孟奶奶比孟爷爷脑子清楚些,高兴之余也想起了曹家这桩事,和宁云夕说:“她妈妈肯定有要求的,要做长辈出席她的婚礼。晨熙能答应不?”

     按晨熙和曹德英双方的性格,既然两人都能赌气赌了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顺利进行的。

     “没事。两个年轻人估计没打算马上摆酒席,现在都是流行先领证后找时间再办婚礼。”宁云夕说。

     摆酒席耗费时间和精力,年轻人工作忙没空。尤其林尚贤是在医院工作的,忙到不可开交是常事。而孟晨熙刚进电台工作不久,工作不熟悉,领导安排的事儿多,时间紧凑。想真正摆酒席,需要定个黄道吉日,和她妈妈一样拖到孩子出来后再摆酒席都有可能。

     “糟了。”孟奶奶拍拍掌心,“她妈妈能同意她把孩子生出来再摆酒席吗?不会两人又吵架吧。”

     “怎么能不同意?她妈妈一样是奉子结婚不是吗?都是先领证。”孟爷爷打断孟奶奶的话,乐呵呵道。

     好像这事情只有她孟奶奶觉得难摆平老三的亲妈。孟奶奶为此惊讶:“你们怎么觉得她妈妈能放过她了?”

     “不是她妈妈能不能放下,而是她妈妈是个聪明人,清楚和晨熙化解矛盾要抓住时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宁云夕解释着。

     “这样说要什么时候,她们两人才能和好?”孟奶奶也是为老三着想,一辈子和亲妈过意不去怎么成。

     “好比奶奶你当初帮我们主动带孩子的时候。”宁云夕冲老人家挤挤眼。聪明人哪只一个,想想孟奶奶当初不一样是个聪明人。

     孟奶奶登时恍然大悟。遥想当年,自己和老伴与大孙子闹矛盾一样好像和解不了。直到她得知大孙子生了孩子家里有困难,没人照顾孩子。这下她的机会来了,马上主动跑来要带磊磊。于是,积了许久的问题一下子解决了。

     “聪明!”孟奶奶一拍大腿,张开嘴乐着。这句聪明都不知道是在夸谁了。

     孟晨浩在外头听着媳妇的高见,心里明亮着。知道媳妇早为老三做好相关准备了。肯定媳妇在曹德英耳边吹过很多次风,不然曹德英哪里能那么快变聪明人。毕竟曹德英的性子是曹家人一家都搞不定的。

     所有人现在,只剩下等待明天的喜讯到来。

     当然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晚上事情先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孟晨熙随林尚贤走到医院后面的空地,一路走着,两人手牵着手。其实,在惊讶过后,孟晨熙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出他要说什么了。

     这让她如心头小鹿乱撞一般心花怒放,另一层次却是惴惴不安。

     “尚贤哥哥,你说,你明天去我家的事,所有人会不会都知道了?”

     什么!林尚贤大吃一惊,回过身用力瞅了瞅她两眼。

     孟晨熙急忙摆手澄清自己:“不,当然不是我说出去的,我也不会说出去。可难保有人会说出去。”

     林尚贤努力想着她说的可能性,自己什么时候可能漏过口风。完了,他自己也想不起来。不过,按照经验来看,似乎在他们圈子中,想完全保密的事情谁都做不到,包括宁老师在内。

     如今被她提醒后,他猛然背后冒出一身汗。

     “你会不会不想说了——”孟晨熙小心地瞄着他的表情。

     “不会!”

     斩钉截铁两个字从他口中吐出来,孟晨熙感觉自己心脏的速率跳到了极点。

     林尚贤握住她双手:“我现在先说也可以。当然,明天对你大哥大嫂你爷爷你奶奶要说的话,肯定是我不能逃避的。无论谁知道不知道,我都得说。这是对你的承诺。”

     孟晨熙听着他这话,脸烧没烧不说,只觉得自己喉咙里哽咽起来。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这么多年来,她想都不敢往回想。以至于觉得,幸福像泡沫一样,让她心惊胆战。或许下一分下一秒,马上变成幻觉,变成是她做梦。

     “晨熙。今后,我们一起努力吧。”

     “嗯。”她哽到说不出声音。

     “我会和你大哥大嫂你爷爷奶奶说,会尽我余生来守护你。”

     她吸一口鼻涕,把头靠在了他胸膛的白大褂上:“我也一样,尚贤哥哥,我也会用我的余生来守护你。”

     林尚贤的手抬起来,摸在了她后脑勺的发辫上,在迟疑了下后轻柔地摸着她的秀发,再也没有离开。月光下,地上的双影不离不弃。这一幕,永远刻在了老三孟晨熙的心头上。

     第二天,路明宇进去手术室。其他人拉住要追进手术室的小丫头。

     手术从上午做到了下午两点,路明宇顺利被推出手术室。孟晨橙陪伴在他身边不敢离开。术后病人病情稳定。晚上,林尚贤到了孟家坦白。

     再过三天,路明宇可以在床上坐起身,小丫头孟晨橙笑嘻嘻地给他喂水。其他人再次听见了小丫头的歌声从病房里飞出来。所有人听得如痴如醉。

     那是路明宇给小丫头专门写的新歌,叫做《橙香》,里头有一句歌词这样写着:橙子的香,是闻着思念的香,是看着耀眼的香,是所有捧在手心里希望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