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 第0589章 像这种要求,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最快更新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
    王乘虚茫然了片刻,又扫视一番街头,才急急跑着赶向一个几十米外,在路边休息的环卫工。
     等他抵达后,直接掏出了一张100元弯币,“阿伯,你刚在见没见到一个被人从三季酒店赶出来的金发老外?”
     环卫工看一眼钞票,笑着收下,“见到了,那老外好像在骂街的时候,被几个从轿车上下来的人,用枪押着上车,走了。”
     王乘虚大惊,“被枪押走?那阿伯你怎么不报警?”
     直到现在,他还没接到父亲的电话呢,也依旧不知道到底是谁和劳伦斯·斯通起了冲突。
     在他反问下,环卫工一脸稀奇,“我为什么要报警?”
     王乘虚,“……”
     王大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时,环卫工拿出根烟点上,指向路边一个电线杆子,“后生仔,绑人的几个,在绑走那老外前,还有人在那里留了些什么东西,不如你过去看看?”
     王乘虚再次大惊,看一眼远处的电线杆,上面的确似乎贴了一些东西,一开始,他还以为只是小广告……
     再次掏出一张钞票递给环卫工,他才跑过去观看。
     然后,就看到了几张拍立得照片,一张是一个华人青年在侧后方用枪顶着劳伦斯·斯通的后脑勺,劳伦斯则是脸色暴躁、阴郁中带着忐忑,和他平行站在一起的,是东湖帮仇笑痴。
     仇大哥还一脸灿笑着比着剪刀手。
     第二张是劳伦斯·斯通被人反绑了双手,押着他上车的情况。紧随其后第三张是仇笑痴单独比剪刀手的自拍,上面还写了字。
     “听人说,他值一亿刀。”
     看完三张相片,王乘虚不可思议的捂着额头,这么嚣张跋扈?被绑架了,勒索一亿刀?淦,劫匪竟然还露自拍照?
     这……弯弯的悍匪现在都这么无法无天了么?
     这也太离谱了!
     激动的身子都虚晃了一下,王乘虚抓起大哥大就开始拨号,报警。
     这一通电话刚结束,他的大哥大又响了,“你到三季酒店了?事情怎么样了?劳伦斯·斯通呢?”
     听出了这是父亲的声音,王乘虚急忙道,“父亲,劳伦斯好像被人绑架了,绑匪竟然要一亿刀赎金,还留了自拍照,这也太嚣张了吧?我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事。”
     对面的王继礼,“……”
     沉默几十秒,他才开口,“等我,我马上到。”
     片刻后,警察还没来,王继礼的座驾就到了,在他下车那一刻,王大少一脸焦虑的上前,“父亲,到底是谁这么无法无天?你看,绑匪的几张照片就在电线杆上,这真的太……”
     太荒唐,太不可理喻了。
     王继礼平静看了儿子一眼,走过去看情况,等看到仇大哥留下的东西后,老王默默点烟。
     东湖帮仇笑痴?他认出来了……然后就,就挺沉默。
     东湖帮仇笑痴,知不知道他绑走的老外男是谁?知道?那可是阿妹家石油与军火大亨之一,斯通掌门的儿子。
     绑了石油军火大亨的儿子,还这么嚣张留自拍……想死也不是这么个死法吧?
     但就算仇笑痴知道了,又那样做了,又如何?这里不是阿妹家,是弯弯,是港澳湾!在这个圈子里,抱紧了赵博士的大腿,你还怕什么老外?
     如果仇笑痴不留下这些照片,那,劳伦斯·斯通的失踪,结合之前他在酒店内和赵学延的冲突,这八成会让外界,把账算在赵博士头上。
     有了这些自拍和留言,猛一看就是劫匪身份清晰无比的绑架勒索案,主谋是仇笑痴,……
     那谁还会敢去诽谤诋毁赵博士的名誉?
     怪不得,怪不得三季酒店的老吴,会那样义正言辞的说,他不是想要隐瞒什么,而是众所周知,那位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慈善家!
     就在王家父子心情各异时,两辆警车从远处呼啸而至。
     等警车抵达电线杆子附近停下,一个肩头警衔是三级警正的青年就踏步下车,朝着这里走来,“谁报的警?谁被绑架了?”
     王乘虚大喜,“警官,你终于来了,我报的警,我同学被绑架了,我同学是阿妹家人啊,你们快来看,这些绑匪太嚣张了!!”
     等他拽着警察走上前……
     警正阁下先是惊疑的看看电线杆上的照片,再看看王继礼,试探道,“王总??”
     王继礼点头,“你们先办案。”
     警正再想说什么呢,身上大哥大响了,等他接通走到不远处,交流了片刻,才快步走回,对着一群手下道,“快,封锁现场,安排人取证,对于这起绑架案,我们一定要秉公处理。”
     王乘虚大喜,“多谢警官,多谢警官,你一定要救救我同学啊!”
     警正笑容灿烂,“放心,我们一定会的,这本就是我们的职责。”
     “对了,这位被绑架的先生叫什么名字?具体什么时候出的事?出事之前有什么征兆或痕迹么?我想请你们跟我回警署协助调查,不知道……”
     王乘虚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王继礼,看一眼警正的笑容,他觉得哪里好像有什么不对。
     ………………
     半个多小时后。
     某警正一脸灿笑,“两位先生,协助调查呢,为了方便我们破获这一起绑架勒索案,有关受害者的个人信息,还是暂时保密的好。”
     “请你们一定要谅解下,务必不要对外乱说。”
     一边说,一边把两人引导向拘留室,王继礼沉默不言。
     王乘虚则是茫然、疑惑、慌乱,“不是,保密我理解,你让我住这里?”
     说到这里,他很不可思议的指了指拘留室。
     我特么是报案的,受害者是我同学!
     你们聊来聊去,把我引来拘留室是几个意思??
     警正笑容不变,口吻却多了一丝严肃,“先生,你知道的,匪徒竟然那么光明正大的留下身份信息,更可恶的是他还敢比划剪刀手。”
     “嚣张么?跋扈么?若被他知道你们报案,我害怕他会铤而走险,对你们不利。”
     “这里虽然条件简陋,但安全啊,安全方面你们可以放心!”
     王乘虚,“???”
     对方似乎说的有一定道理?!
     等他疑惑万分的看向父亲王继礼,老王还是一脸平静,但人却随着警正的指引进了拘留室。
     警正看向王公子,王公子也懵懵进去,脸上全是懵懂。
     警正先生关门,上拷落锁,“两位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破获这起性质恶劣的绑架案,还弯弯市民、阿妹家国际友人一个朗朗乾坤!”
     “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好消息。”
     警正远去不见。
     王乘虚看看左右,左右其他拘留室都没人,似乎空旷的地带里,只有他和老王……
     “父亲?我怎么觉得哪里好像怪怪的?”
     王继礼,“……”
     到现在你特么还没反应过来?你还是不是考上常绿藤的高材生?老子生个瓜怂都比你强吧!
     至少瓜怂不会自作聪明的去接触、巴结劳伦斯·斯通那种不靠谱的烂人,人渣。
     那种吸粉玩冰视人命如草芥,还喜欢玩MS的家伙,就算今天得罪的不是赵博士,改天一样会得罪其他大人物啊。那种货你还指望从他身上借势?
     不坑死你就是好的了。
     ……………………
     弯北街头,几辆轿车呼啸而过,东湖帮一个精锐打仔阿勇,和三炮一起坐在后排夹着劳伦斯·斯通,另一个小弟开车,仇大哥坐副驾驶。
     被三炮两人用枪包夹,劳伦斯看看车外飞逝的景色,脸色泛白中带着一丝小抓狂,“该死,FUCK,我是劳伦斯·斯通,我爸爸很有钱的,是全阿美知名的军火商之一,你们竟然敢绑架我?”
     “你们一定会死的很难看,FUCK,我保证,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伴随劳伦斯用英文怪叫,仇笑痴乐滋滋开口,“这货说的什么?谁懂英文?”
     开车小弟狂笑,“老大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国中都没毕业,你竟然指望我懂英文?”
     三炮面色凝重,早已不复之前上车时的兴奋,而是诡异的沉思着,像是一个思考者。
     仇笑痴见状愕然道,“三炮,你还真的懂英文?知道他说什么?”
     三炮狐疑的摸着下巴,“我就懂一点点,很少一点点……这鬼佬似乎在叫喊着,让我们艹他……”
     开车小弟一个大惊失色,方向盘都打歪了,差点令轿车撞上隔壁车道的车子。
     等重新稳住,他崩溃道,“不是吧炮哥?你这从哪学的?我不信他会那样说。”
     三炮也怀疑道,“可能是我理解有问题?我英文只是初学入门,不好。”
     他们交流中,劳伦斯·斯通再次怒嚎,“FUCK,FUCK,我那么有钱,那么高贵,你们这群狗屎给我好好开车啊……别特么出车祸啊。”
     三炮一拍大腿,远离了劳伦斯一丢丢,更有点恶心,“仇大哥,这货好像真在喊着让我们艹他,我可去特么的……”
     说到这里,三炮摆手就用枪托锤了劳伦斯一下,锤的对方鬼哭狼嚎。
     另一侧,持枪的东湖帮小弟阿勇,在仇笑痴和司机仔目瞪口呆时,也弱弱开口,“老大,我好像……好像也听懂了一点点,这鬼佬在喊着让我们屮他,还说他很有钱,只要搞他,可以出大钱??”
     仇笑痴惊悚的看了小弟一眼,“路边停车,我缓一缓。”
     车子在路边停下,其他几辆车也停下,仇大哥走下车子点一根烟,诡异的看着三炮和另一个持枪小弟,“炮哥,你的英文水平我就不说了,不过阿勇,你特么什么时候懂这玩意?”
     阿勇憨笑着挠头,“老大,这不是我前阵子泡了个大洋马,就……就自然而然懂了一点点,我其他不敢说,确定那鬼佬一直在喊艹他,有钱。”
     仇笑痴沉默几十秒,吐着烟圈道,“阿勇,不是大哥不信你,实在是……像这样的要求,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他一个被我们绑了,要变着花样折磨的他求生不得的人,为什么还没被我们动手呢,就一个劲喊着那样的话?”
     三炮都深吸一口气,“要不,咱们找个专业翻译?应该是我和阿勇都翻译错了。”
     仇笑痴咧嘴一笑,“不,并不用那么麻烦,反正都是要搞,就算你翻译错了,那也错有错着吧。”
     三炮惊悚的捂了下胸怀,“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
     仇笑痴想甩手给三炮一巴掌,你特么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给他找能满足他的男人。
     忍着打人的冲动,仇笑痴开口道,“阿勇,给炮哥背一下绿岛的规矩。”
     阿勇乐了,“每个人胸前都有他的号码,忘了自己号码的人禁闭十天,不可以动粗,如果有仇,星期六下午决斗,任何私自动粗的人,禁闭十天,第一次铃响7点55分,第二次铃响8点整,八点以前没上床的人,禁闭十天。”
     “不准违抗长官,不准任意逃亡,不准女干银学员,不准破坏公务,违者加重刑期半年,……”
     在阿勇的话语下,三炮一拍脑袋,“你是说送绿岛?这个挺骚的。”
     为什么每一个在弯弯被抓去绿岛的人,都要听狱警的训示,着重强调不准女干银学员呢?
     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毕竟绿岛也就是火烧岛,全部关押的是男囚犯。
     想到这里三炮又看了看劳伦斯·斯通的样子,还别说,这小子虽然是一副干瘦虚弱的小白脸的模样,长的真不差啊。
     痞帅痞帅的,再加上对方的气质,很容易给人一种邪魅狂狷的感觉。
     仇笑痴此刻已经拿起了大哥大开始拨号,等电话打通后就狂笑道,“杜科长,我是仇笑痴,想给你送个小礼物,有兴趣么?”
     火烧岛里,监护科科长杜子平,也是一个很烂很浪的人,当然,杜子平只能算是一个前赤柱杀手雄级别的恶狗,凶犬。
     其实在绿岛,真正有地位有实力的老大们,都知道那里的典狱长才是骚。根据一些没有证据的小道消息推断,那位典狱长其实在私底下走粉的。
     和马尼拉一位毒枭勾连很深。
     大哥大对面,也响起一道惊诧的话音,“东湖帮仇大哥?失敬失敬……你给我送礼物?”
     仇笑痴笑容依旧,“是这样的,我遇到一个鬼佬,他一直喊着想找人淦他,而且很有钱,会给很多钱,这鬼佬还挺帅,……”
     杜子平沉默一阵子,古怪道,“这么奇怪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