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四十七章 死了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四个人互看一眼,颜雪心里还抱着一丝丝的幻想,希望事情不要按照自己最担心的方向去发展,想着晚上她和夏青过来找何希月的时候,何希月让她们帮忙关门的时候,还特意强调了门需要使劲儿拽一下,不然就锁不上的事情。

     说不定送她回来的时候,何希月因为喝醉了,所以没有办法告诉那两个送她回来的女孩儿要怎么样去关那扇房门,而那两个女孩儿则因为不知道这个房间的门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把门随便的那么一关便离开了。

     颜雪示意纪渊和康戈在门外等着,自己和夏青在门口轻轻敲了几下,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再敲几下,还是一样,于是她们两个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屋看起来就和她们早些时候过来找何希月打听事情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静悄悄的,安静地让颜雪心里面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

     走进房间,两个人终于看到了那张床,颜雪的心也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何希月仰面躺在床上,一只手毫无生气地耷拉在床边上,脸上蒙着一个枕头。

     到底还是晚了一步……颜雪感到有一种无力,但还保持了基本的冷静,和夏青一起退出房间,把里面的情况低声说给了康戈和纪渊听,然后康戈去找船上的保安,取手机、相机等可以帮忙取证的东西,其他三个人守在何希月的房间门口,一直等到人都到齐了,东西也带起了,才重新进去。

     四个人依旧像上一次检查林军的死亡现场一样,塑料手头、鞋套都穿戴整齐,进去之后先拍照和录像,把最初的细节都拍全了,这才开始在房间里面做一番检查。

     何希月的死亡时间并不长,应该还不到两个小时,康戈和颜雪他们不是法医,所以特别深入而专业的检查也做不到,只能从表面上来看,那个闷死何希月的人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何希月的胸口位置,根本不需要特别专业也能明显看出肋骨的变形。

     但是何希月的十根手指甲基本上都是完好的,并没有特别明显的挣扎抓挠的痕迹,估计是因为何希月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烂醉如泥的一种状态,所以很大程度上丧失了反抗能力,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抵抗能力。

     “看样子,这是跪在何希月的胸口上,用枕头蒙着她的脸,把她给活活闷死了。”夏青的心情也很复杂,毕竟几个小时之前还刚刚打过交道的那么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你们在这边检查,我去找那两个送何希月回房间的乘客问问情况。”颜雪打算去找那两个送何希月回房间休息的人。

     “你不用特意跑这一趟了,答题情况也不会跟咱们预估的差不多,只要把名单掌握好,回头靠岸的时候告诉所在辖区负责的人就行了。”康戈拦住她,觉得跑这一趟意义不大。

     颜雪觉得也有道理,现在跑去找那两个人,保不齐会造成更大的影响,凶手现在还在暗处,如果打草惊蛇,虽然不至于插上翅膀飞了,真出什么别的岔子也不好。

     “方才进屋的时候,门口就挨着卫生间,何希月这屋的门锁本身就不大好使,不管凶手是藏在走廊里面,等那两个人走了再进来,还是偷偷跟进来,提前藏在卫生间里面,等到那两个人离开之后,再从卫生间里出来,对何希月下手,似乎就都有可能了。”她想了想,改了主意,“我再到卫生间里面去看一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别的收获。”

     颜雪来到卫生间里面,这边方才都已经拍过照片了,但是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仔细查看。

     卫生间洗面台上堆满了何希月的各种护肤品,浴缸的帘子半遮半开,颜雪走过去,低头朝浴缸里面看了看,没有看到什么鞋印,再仔细找一找,颜雪从浴缸边上发现了一根头发。

     这根头发一看就知道不是何希月的,因为发色与何希月截然不同,并且何希月的头发明显要更长也更直一些,这根短一些,并且还半黑半白。

     颜雪找了一张纸巾,把那根头发包了起来,暂时先收着,打算回头船返航靠岸了之后一并交给有管辖权的同行来处理。

     何希月的尸体最后也和林军,以及在她遇害之前刚刚跳楼死亡的陈文忠一样,都被包裹起来,运送到冷库去保存起来,负责做这些的两个保安都是一脸晦气。

     “这叫什么事儿啊!知道的是不巧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艘船是开黑店的,专门把乘客弄去剁饺子馅儿了呢!”其中有一个一边往外走,一边忍不住唉声叹气。

     颜雪听了也只能是跟着叹气,她现在也是同样感到无奈极了,好端端的跟闺蜜还有男朋友一起出来旅行度假,本来图的就是一个放松身心,没曾想不但一波三折,还如此险象环生。

     林军的死毫无预兆,陈文忠的死也无法预测,唯独何希月,如果按照颜雪的主观态度,今天晚上就应该拦住何希月,不让她跑去参加什么派对的,可是作为一个在这艘船上没有执法权的警察,何希月去参加派对并不违法,她又要以什么样的身份来约束何希月的行动呢?

     锁好了何希月住过的这个房间,四个人一身疲惫的各自回房去休息,可是颜雪虽然疲惫,却又没有丝毫的睡意,只能躺在床上,瞪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一个人胡思乱想。

     夏青晚上在聚会的那个豪华套间的厕所里面捡到的那个小塑料袋里面装得到底是什么,结合那个派对上几个喝过了那瓶酒的人的种种反应,不难得出结论,那就是这东西应该就是今天晚上排队上面陈文忠表现特别反常的根源所在。

     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在这艘船上?

     这艘船属于正规的大型邮轮公司旗下,这个公司在业内名气还不小,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邮轮上有人估计带上来倒卖这种东西的可能性。

     那么这种违禁品,到底会是谁带到船上面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