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世书香 > 第428章 有个冤大头自动上钩
最快更新一世书香 !

    “不瞒苏少爷,我家小姐,原是因逃婚而从府上跑出来的。”清水不紧不慢地一句话,将苏斌以及卫莲都是惊了一惊,前者自然是讶然于卫莲之行为,后者却是莫名清水之所言。

     清水见苏斌暂没有猜疑,继续编道:“我们小姐心有所属,奈何对方是个落魄书生,小姐不顾家里反对,势要与那书生结为夫妻,老爷夫人为了让小姐死心,将其许配给一世交大户,不日就完婚。

     小姐不愿,与那书生约定好一起逃走,我们特意换了装,本打算今晚就出城,却不想阴差阳错被苏少爷擒住,虽不知苏少爷意欲何为,但苏少爷若要加害于我家小姐,婢子纵是鱼死网破,也绝不会让苏少爷干净脱身。”

     清水说得铿锵,卫莲听得糊涂,不过她并未反驳,清水是爹爹亲自挑选出来的,其人定不会错的。

     苏斌一席听完,方表质疑,“如何肯定你所说属实?”逃婚、私奔这类词虽有听说,但苏斌以为,这关系女儿家的清誉和名洁,一般人根本做不来。

     “婢子又何必骗苏少爷,只是苏少爷若是想打听我主家是谁,可死心了,事关我们小姐和老爷夫人的颜面,纵是苏少爷打死婢子,婢子也绝不会透露一个字。”清水郑重地看了看卫莲,冲后者微微点头。

     卫莲依旧没弄明白清水目的何在,她只能表现得羞愤一些,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像是个逃婚不成反被抓的小姐。

     “你想说什么?”苏斌已然有些信服,这丫鬟既交代的如此清楚,必有所图。

     “婢子恳请苏少爷,帮我们离开京城,最好今夜就走,还要人不知鬼不觉。”清水道出目的,“其实这于苏少爷亦是百利而无一害,我主仆二人不过是逃婚而已,苏少爷却是劫持良家妇女,一旦传出去,于苏少爷前途影响甚大。

     至于苏少爷抓我们来的目的,想必不是为了寻仇,既非寻仇,一切皆好说,请苏少爷说出实情,若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地方,我家小姐必不会推辞。”

     卫莲适时地点头,看向清水,原来清水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可这姓苏的既抓她们来,还能放了她们、甚至如愿送她们出城吗?卫莲对此表示严重地怀疑。

     就在她以为这姓苏的定会嗤笑的时候,就听后者好整以暇地言道:“你又如何肯定抓你们来,不是为了寻仇?”

     卫莲一听,立马反驳,“我与你何怨何愁?我们来......”来京不过两日......卫莲惊觉自己差点说漏嘴,赶紧改口道:“我从未见过你。”

     清水紧接着道:“若苏少爷真对我们有所图,不妨说出来。苏少爷仪表堂堂,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应该不是倾慕我家小姐的姿色罢。”

     “哼,苏某岂是那等无耻之徒,休得胡言。”苏斌深感被辱,怒驳道。

     “苏家可谓是家财万贯,想必苏少爷也非为财罢。”清水继续追问。

     苏斌长袖一甩,脸色已经很不好看,“区区铜臭,于苏某不足挂齿。”

     卫莲也不解了,不由得问道:“既非劫财又非劫色,那你抓我作甚?”

     苏斌噎了一口,是啊,他非劫财劫色,他本欲给那姚肆一顿好教训,如今却闹出如此大的乌龙,难道他要承认自己抓错了人吗?当然不可能了,否则他就完全落了下乘。

     苏斌左右思量,杀不得、又不能直接放了,否则后患无穷,也唯有送出城,送得远远地,她们要隐瞒行踪,且逃婚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加之被劫持一事若传出去,于其名声有损,所以她们,日后一定会对此事守口如瓶。

     可想归想,也知道该怎么做,然苏斌心里那口恶气就是无法抒发,且越来越浓,他分明是要报复姚肆,没想到最后却平白地给自己招惹了这么一个烂摊子,虽然送两名女子出城不是什么难事,可他心里憋屈,还真就是那句话——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清水见他脸色晦涩难明,又道:“苏少爷,若您将我们小姐平安送出城五十里,这件事,我们日后一定绝口不提。小姐和婢子亦从未见过苏少爷。”

     话已至此,苏斌也知道此事唯有如此收场了,几番犹豫之下,也只能应下。因清水建议是夜就走,所幸城门还未关闭,苏斌来不及先告知蔡文,只能先派了心腹、置了马车和一些服饰,又给了五十两银子,迅速地将卫莲主仆送走。

     临走时,苏斌问清水道:“你家小姐既从未见过我,你又是如何知晓我身份的?”

     清水沉着应答,“婢子曾有幸于太学门前见过苏公子,苏公子一表人才,婢子只听声音,便认出是您。”

     此话真假已无从考究,苏斌想一想,她们也是无辜,也不像是有什么算谋,顾也只能作罢了。

     马车缓缓驶过城门,不多时便出几里,马车外也就一个苏斌临时找的马夫,只负责送人,其他一概不知,如此,卫莲方才敢问清水,这事前后她始终觉得迷糊,怎的就莫名被抓,现又被莫名送走,那苏斌抓她原因为何也未说,她思来想去,依旧想不通。

     “清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就这么回去了?行李和那些护卫呢?都不要了?”

     清水微微叹息,与小姐性命相比,其他已经不重要了,好在她身上还有银子,这一路,只要不惹事,低调赶路,两月便能回到豫州境内。

     “如今是骑虎难下,咱们唯有一走,其他的,管不了了。婢子已经发了信号,剩下的人,自会自寻出路。”清水安抚道。

     卫莲想想也对,只是这么匆忙就回去了,她依旧有些不真实感,又一想先前被绑之可怕,心里又恨不得立马飞回家里,还是家里安全,这外面,实在太危险了。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那人身份的?他到底是谁?”卫莲问出最后的疑问。

     “国子监监生苏斌,宣抚司同知之子。”

     这话,是姚姑娘告诉她的。那日姚姑娘统共告诉她两句话,这是其一,而其二,便是“酉时单独带郡主于东河街游玩,着男装”。

     清水至今也不清楚,在这场预谋里,苏斌扮演着什么角色,可她不敢冒险,若苏斌当真是知情者之一,应该也不至于真将她主仆二人粗鲁地绑了来,换言之,苏斌很可能并不知情。

     苏斌是如何参与到此事当中的,清水无从知晓,她只知道,自己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让苏斌送她们出城。

     卫莲点点头,虽然也不认识,不过她却惊讶于清水竟然认识,又问:“你是如何知道的?”

     清水微微一笑,“便是与苏公子所说那般,是郡主吉人自有天相,碰巧罢了。”

     “那他为何抓我,又为何放我?”卫莲继续好奇。

     “这......”清水为难地摇头,“婢子也不知,不过好地是,我们现在安全出城了。”

     卫莲看了看手腕儿上被磨破皮的地方,不悦道:“若非时机不合适,本郡主定让这蛮夫好看。”

     清水只是笑笑,落下心中石头。

     *

     皇宫,寝殿。

     驹童等着伺候的太监宫女都退出了,才从暗处走出来,抬手禀报:“启禀皇上,属下无能,人......不见了。”

     “不见?”庄晏疑惑,驹童还甚少有办砸事的时候。

     驹童心中其实也不明,因主子吩咐,归云阁他安置了眼线,下午得报说有人寻事找茬,他命人一查,竟查出与广平王有关。他命人暗中盯着,然夜黑时又得报,说是主仆二人不见了,只留下行李和护卫。

     “下午人还在,那两名女子扮作男装,一路游玩,看不出有何异样,属下的人跟了一下午,却没想到一个转角,人就不见了踪影,经查,地面脚步凌乱杂多,似被......被强行带走,属下已命人连夜探查。”

     庄晏眉头紧紧拧着,他原本是打算静观其变,广平王此时派人悄然入京定有预谋,若能将计就计,则可打其一个措手不及。可他万万没想到,驹童竟能把如此重要之人跟丢。

     “继续查,掘地三尺也要将人找出来。”

     驹童领命退下,命人将那院子死死看守起来,心道若明日还找不到人,便只能抓人了。

     而彼时,卫莲和清水已经在十几里开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