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门帝国 > 第2098章 入夜的飞蛾
最快更新天门帝国 !

    “天上的星星眨啊眨,闪闪的光芒噜啦啦~”

     车辆播放着宝宝歌曲,而后,车辆到达了圣辉岛上面最豪华的人鱼大酒店门口,程倾城慢慢的睁开眼睛。

     其实她是真的不想要来的,大学时期的同窗聚会,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要说关系好吧,也好不到哪儿去,不好吧,又好像还有那么点交集,今天本来就是狂鼠袭击,稍微受到了一些惊吓,但是比起豪华且空荡荡的别墅…

     还是来吧。

     这是一双白净且修长的双手,放在黑白琴键上面,在人与酒店的顶层花园上面,为这里用餐的人,演奏着一首好听的《献给爱丽丝》。

     程倾城看到有人在不停的给她挥手,都是一群贵妇太太。

     很多人有了钱后,就像是突然之间觉醒了什么,接触的圈子也开始严格筛选,程倾城知道,自己的老公若不是水之都的大统领,这群人那里会有这样的笑脸相迎呀。

     见面,稍微寒暄了几句,开始都是一些炫耀和攀比。

     ——我老公查理呀,下个月要带我去飞若马去看角斗士比赛呢,他呀,可疼我了,看看我手上的鸽子蛋,真的是瞳孔还要大。

     ——那什么,看赵太太的项链,据说全世界只有九颗而已呢。

     这虽然非常的无聊,非常的无趣,但是程倾城必须要接受,因为她已经渐渐的淡出时代了,所接触的一切事物,都要尽量的贴切现实,可是,她实在是说不上话,你要说谁叱咤风云、血统霸气,那能聊,但是像这样的话题,程倾城还是得适应…

     借口站起身,要去洗手间,程倾城表示要回家。

     保镖护送着她进入了专人电梯中,但是下一刻却没想到,电梯刚刚下降,里面的光芒便开始迅速的忽明忽闪,而后,以极快的速度熄灭,同时,电梯下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保镖想要摁楼层,却发现一排按钮,正在不断的闪烁着红光,彻底的失灵。

     “保护夫人。”,两个保镖拿出手枪。

     而与此同时,监控室里面,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保安们全部都趴在了控制台上面,身体上面流淌着鲜血,纷纷的死亡,一个一身黑、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抓起保安快餐盒里面的一个荷包蛋,塞进嘴巴里面。

     咬开,荷包当是糖心的。

     “呲溜…”,他伸出舌头,将嘴角的糖心蛋液舔干净。

     而后将手枪放在耳朵旁边,“咔擦咔擦”的试枪后……

     低下头,压低鸭舌帽的帽檐,走出去。

     电梯轰然的降落在地下室里面,随着重降,两名保镖的双腿顿时被震断,直接栽倒在电梯里,但是他们的确尽职尽责,还在通知着外面。

     而后,程倾城的右手变成了仙女龙的龙爪,将电梯的门用力的打开。

     雾气萦绕的地下停车场里面,黑衣对着前方举起枪,扳机扣动中,程倾城在移动着,身边的柱子和墙壁上面,“啪啪啪…”火花闪耀,碎块乱舞。

     她大不如之前灵活,只能够尽量的找到掩体。

     而她当然也不可能动手,去杀了眼前的这个人。

     弹匣掉落,黑衣一边换弹匣一边唱着歌“小猪,小猪~你在哪里呢?小猪~”

     程倾城一脚将地上一根钢管踢向他,黑衣差点被踢中,冷笑道“即便是身体里面孕育着生命,脾气确实依然的火爆,难道你不知道,生气会惊动气息吗?”,而后开始持续不断的对着程倾城那边扣动扳机。

     倾城听着子弹的破风之声从身边不断的划过,冷汗直流。

     然而好在这个时候,支援也赶到了。

     黑衣将枪口对准那些保镖的时候,机枪喷发出来的子弹已经将他的身体不断的贯穿,黑衣站在原地,身体不断的颤抖着,随后瞪大眼睛,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保镖们一拥而上,关切的问着程倾城的情况。

     她说没事,但是,接下来,保镖又在黑衣的身上,找到了一枚“蔷薇骑士团”的徽章。

     现在,我们跟他们难道不是联盟关系吗?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程倾城看着徽章,也有些搞不明白了。

     但是她担心这件事情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所以还是让手下将这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诉了凯撒。

     ——

     百岛港湾,章鱼岛上面,正在移动的水之都大军。

     “什么?又?”

     得到第一手消息的是贪狼,他立刻心气不顺的看着铠撒说道“哥,这一定要找蔷薇骑士团的人问个清楚了,第一次是陷害,是诬陷,是巧合,好吧,你说啥是啥,那第二次呢哥,程倾城是我们的大嫂,自己姐姐,被人在自己场地,两次伏击…”

     哥!两次呀!!!贪狼伸出两根手指头走来走去“弟兄们能忍吗?”

     “不能,大提督,问清楚吧!”,水之都的兄弟们也是义愤填膺。

     “我觉得第二次还是陷害吧,如果是真的蔷薇骑士团的人,不可能两次都解决的这么快,你们说是吧?”,凯撒还是比较谨慎的。

     不是哥,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贪狼问他“那是因为保镖们保护的好,你是巴不得出点事,才好吗?”

     这当然不是,凯撒也是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的确,接二连三的进攻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方身上有蔷薇团的徽章,难道他们真的…一边跟自己合作,一边下毒手?目的就是为了控制程倾城,从而达到控制自己的效果?

     这还真的不是不可能。

     凯撒对程倾城的爱,时代的很多人都知道,如果倾城一旦被抓住的话,那么凯撒的处境,必然会相当的被动,到时候,如果蔷薇团的人,以倾城的性命要挟,让凯撒将十大海兽、十大神船这些,包括黄金三叉戟,交给他们。

     凯撒是听,还是不听?

     “哪能不听吗?”,贪狼感慨着“嫂子那边可是两条命呀。”

     细思极恐,真的是细思极恐,水之都的战士们听到这样的分析,也是不断的点头,但是凯撒其实不应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因为他是大提督,他说的话,即便是错的,手底下的人,也会去忠诚的执行,他们才不会分析呢,他们听到凯撒这么一说…

     已经把蔷薇团当成凶手,坐实铁证了。

     凯撒也是想起来一阵后怕。

     自己虽然很刻苦的学习了很多知识,但是现在责任重大,水之都的命运就如同一座山岳般,沉沉的压在凯撒的身上,让本就没有多少城府和谋略的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思考,得赶快找到司徒明,让司徒明帮忙分析,到时候一定会柳暗花明。

     而水之都的一群人,已经是杀气腾腾。

     在章鱼岛上面,缔崎三人已经等待多时。

     因为之前就已经约定好,黎岳要带着天门的神威过来,跟他们交接。

     但是,缔崎他们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除了吃了一嘴的海风外,什么都没等到。

     好不同意凯撒过来了,贪狼直接上前怒吼

     “缔崎,我问你,那个狂鼠和黑耳,是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缔崎一脸懵逼。

     贪狼指着他啧啧赞叹

     “哇,你看你那天真无邪的眼睛,一脸的迷茫,你怎么演技这么好?恩?你当什么蔷薇的骑士,你应该去当演员,还搁着跟我装呢?我嫂子两次被你们的人进攻,铁证如山!”

     贪狼给他们看着现场拍的蔷薇骑士团的徽章的照片,质问他们

     “你敢说,这不是你们的徽章?你敢拍着胸膛保证吗?”

     什么情况啊?我们没等到黎岳还没生气呢,怎么你们一来就火气这么大?但是缔崎看到照片后,继续无语“这的确是我们的徽章,但是…贪狼大哥,你不能一口咬定,这就是我们蔷薇骑士团干的呀。”

     贪狼歪着脑袋,一幅冷脸的扯了扯嘴角。

     随后一脸凶相的揪住了缔崎的衣领

     “还跟我装萌?还给我演戏?你们蔷薇的徽章,是他妈大街上的白菜呀,随便批发的,是吗?不是你们的人,你怎么给我解释这个徽章?恩?”

     贪狼虽然态度非常恶劣,但是每句话都掐中要害,是啊,你们的徽章是人就有?

     “贪狼大哥,这件事情肯定有误会。”

     缔崎拍了拍他的手致使松开,而后说道“我们去山峰岛上面跟大部队汇合,可以吗?到时候你们想怎么调查,就怎么调查,我们一定会全权配合。”

     像句话。

     但是旁边的疾昼却插了一嘴“是呀,程倾城大姐现在不是没事吗?”

     呵呵,贪狼低下头,脑袋轻轻的点着,然后握着拳头说道

     “是啊,我姐没事,那你他妈想有什么事?”

     草!!!!

     贪狼一声怒吼,一拳打在疾昼的脸上,这一拳力量很强,打的疾昼整个人都直接被放倒在地上,身后的蔷薇剑客们,一看到干部受伤,一个个将手放在佩剑的剑柄上面,立刻就要发动攻击,但是贪狼一把将战刀拿出来,一刀砍在身边的一棵树上

     “你们妈卖披萨,来啊。”

     身后的水之都的兄弟们也齐齐一步走上来。

     “一次两次,看我们水之都现在不行了是不是,以为我们就好欺负是不,以为水之都没有血性男儿了是不是,动起来呀,我们也不要跟天门打了,自己内讧到四分五裂吧,有本事就拔剑,来…来…今天谁怂谁孙子。”

     眼看场面就要收不住,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缔崎和凯撒纷纷的走上来,原本只是想要劝架,但是没想到,被贪狼一拳打翻在地上的疾昼突然之间爆发出一声怒吼。

     两颗漆黑的兽头,顿时从疾昼的脖颈两侧冲刺出来。

     “吼…”,紧接着,疾昼的脑袋也变成了圆溜溜地雷般的兽头,张开嘴,牙齿拉扯着涎水,直接冲刺上来,三头三嘴,狠狠的咬在了贪狼的肩膀上。

     “啊…”,牙齿刺入血肉,贪狼疼的顿时叫唤起来。

     阿狼…凯撒的眼睛顿时就通红了,理智这一刻强烈的晃动,他心说:你们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在圣辉岛上面不停的攻击我的妻子就算了,现在当着我面,搞我的兄弟?凯撒顿时爆发出一声怒吼,下意识的一拳,直接轰击在疾昼的胸膛上。

     这一刻,凯撒的拳头突然之间红光一闪。

     传说血统级别的疾昼,竟然被一拳直接轰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后背撞石,石头顿时爆裂成粉碎,疾昼也单膝跪地,而后怒吼,上半身的衣服顿时爆裂开。

     他的后背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天蓝色的蔷薇,尽情的绽放。

     凯撒一拳上去后冷静了下来,拦住贪狼,可是贪狼却说道“哥,他的衣服都爆开了,这是要跟我们决死一战的前兆呀,我们还能够逃避吗?”

     本以为疾昼爆衣,是想要彻底的兽化,但是却没想到,他的皮肤上面开始不断的变成黑色,一根根的筋脉绷紧起来,直接发硬。

     疾昼痛苦的在地上不断的翻滚。

     “别动别动,他不是想要跟我们战斗。”,凯撒说道,让身后的水之都的兄弟们都放下武器,然后疑惑的看着疾昼,自己一拳打出去的力量,他当然心知肚明,只是想要稍微的给这个小子一点苦头吃,并没有下死手。

     但是,他怎么叫唤的,就跟杀猪一样惨烈?

     缔崎也非常的奇怪,不应该呀,他的身体,在变化?

     薇妲移动上去,看到了疾昼的胸膛上面,有一个‘血拳’的痕迹。

     而疾昼全身的变化,也非常非常的奇怪,皮肤和血管不断的硬化,但是被传说血统的力量抵消开,又恢复,但是不知道凯撒干了什么,这股力量一直存在,导致疾昼身体的剧痛反反复复,薇妲见状,迅速的点了疾昼的一些穴道。

     疾昼一口黑血喷涌而出。

     但…居然没用。

     疾昼咬牙低吼着,脖颈上面的筋脉“滋滋滋”的暴突而起,迅速的发黑。

     血脸姬-超杀-痛苦分享。

     薇妲猛然的低下头,一头金发瞬间变成血红,而后,一缕缕的鲜血从她的脸庞中飞舞出来,“嗖嗖嗖”不断的缠绕在她的脑袋上,长发飞舞中,薇妲张开嘴,从疾昼的口中吸出一股股的红息。

     疾昼这才慢慢的停止了痛苦的吼叫。

     薇妲将他背起来,深深的看了凯撒一眼,而后迅速的离开。

     贪狼见缝插针的怒吼“这就是对我们水之都,不尊敬的下场!”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应该维护双方的和谐,凯撒大提督,蔷薇和水之都之间,必然是有着一定的误会存在的,我们去山峰岛跟大部队汇合撤退,如果事情调查清楚,要杀要剐,我缔崎,悉听尊便。”

     且罢,凯撒倒是担心疾昼的安危“你兄弟…”

     而后喃喃“我不是故意的。”

     “放心吧,他应该没事。”,缔崎倒还是挺谦逊。

     一群人从章鱼岛离开,朝着山峰岛上面移动着,目前,随着丧尸强他们的进攻,他们也感觉到了百岛港湾的危险,但是,控制南吴城里面,微型蚂蚁的进度仍旧在继续,凯撒的意思是,让情报部门从百岛港湾转移,他留下来对付丧尸强,毕竟在海洋上的战斗,水之都还是占据着绝大的优势的。

     但是也有反驳的声音“转移到哪里?我们当初选择百岛港湾作为情报部的基地,就是看中了这里安全。”

     凯撒一句话搞定“转移到神船上,你们就飘在大海上办公。”

     还是有声音低语“你早这样不就行了?”

     移动间,贪狼翘起大拇指“哥,没想到你这么牛啊,一拳就把人家传说血统给干趴下了,我其实一直就觉得,这个传说血统真的不过如此嘛,都是被人无限吹捧,从而放大了它的影响力而已,那个叫做黑弥的,不就被台风练刀了嘛。”

     凯撒告诉他,不要这么说,传说血统还是很厉害的。

     “厉害啥嘛,你一拳就给人家打得痛不欲生的,还是你厉害呀,哥,什么时候学习的新招式?难道是…”,贪狼指了指眼睛说道“夜昌东的魔眼?”

     吹捧的厉害的,并非是传说血统,反而是这个魔眼。

     除了蛊惑外,毫无用处。

     “蛊惑能力也是相当的厉害的,但是吧,任何能力都是要看开发者,将能力能够开发到怎样的程度,没有菜的能力,只有垃圾的开发者。”,贪狼此时此刻看凯撒的目光充满了钦佩。

     毕竟一拳将一个传说级别的血统打飞出去,谁不钦佩?谁不崇拜呢?

     其实凯撒自己也是相当的纳闷,他自己总结出来的定论就是,肯定是蔷薇剑骑们在自己的面前演戏,因为当时那样的场面,如果不示弱的话,可能很难收场,所以还不如顺水推舟,给水之都这边一个面子。

     但是演戏效果居然能够这么好,凯撒很想说,蔷薇剑骑们相当的专业。

     因为他明白,自己是根本不可能一拳就干翻一个传说血统的。

     演戏,是唯一的解释。

     凯撒这一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

     章鱼岛上面,瞅着凯撒的部队离开,黑暗中,厉锋和刃柳,以及莫阴,从灌木丛中缓缓的走出来。

     “从亚马逊万兽墓地里面搞到的武器,就是厉害呀。”,刃柳笑吟吟的说道。

     厉锋则是缓缓的走到了刚刚疾昼痛苦翻滚的地方。

     伸出手,在草地上面摸了摸,然后舔了舔。

     品味着,笑了“七大传说血统之中-陨犬的鲜血,味道果然不一样,看来的确是对他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呀,刃柳,没想到你就给了凯撒那么一丁点的鲜血,他就能够爆发出来,如此强悍无比的力量,厉害,真的厉害呀。”

     “确认是陨犬真的受伤了,是吗?”,刃柳激动的追问。

     厉锋还在贪婪的用手指沾着草地遗留的鲜血,不停的点头“绝对。”

     “哇…”,刃柳立刻将击剑拿出来“我当时只是在莫阴那里,将‘万兽之祖’的鲜血放了一点点给凯撒,没想到呀,威力居然如此的强悍,要不然怎么说,云天南本体墓坑里面的东西,那就是好呢?你想想,这家伙如果当时把这些东西给唐袭,唐袭是不是无敌了?”

     莫阴冷笑“他是不会给的,老东西一定会留一手。”

     “但是便宜了我们呀,哈哈哈哈…”,刃柳开心的笑起来。

     云天南,世界上第一个动物系的能力者,曾经在亚马逊森林的战役中,邀请着唐袭,观看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也给了唐袭一些‘地狱暗器甲’之类的馈赠。

     但是,夜螳螂就是一个狩猎能力的组织,像亚马逊森林那样巨大的兽墓,他们又怎么可能放过呢?尤其是在伟大皇后死亡,再加上后期一燼离开的情况下,从几人的交谈中可以知道,他们去过兽墓,并且在哪里,发现了云天南的棺椁,从里面,得到了一些万兽之祖的鲜血。

     要知道,莫阴可是超能系-十大职业种-猎人的传承者。

     他的能力,便是血统猎杀,动物系的天敌。

     莫阴利用能力,将万兽之祖的鲜血,同样封在了“灵珠”之中,灵珠就是一个普通的容器,是莫阴独特的寄存血统的方式,这一点,跟公孙祈的鬼手,保存能力,大同小异,但是性质基本相同。

     刃柳他们佯攻之前,在刃柳的击剑“碎星”(名剑榜第119名)中,存放了一些万兽之祖的鲜血。

     而后,刃柳在进攻凯撒的时候,在他的身体上面割开一些伤口,顺势将鲜血打进了凯撒的体内。

     从这里可以看的出来,万兽之祖的鲜血跟万物的融合度是非常非常高的,高到凯撒自己都压根儿没有发现,自己的体内莫名其妙多出了一股力量,而也正是这股力量,促使,凯撒一拳,就将传说级别血统的厉锋给干飞了出去。

     “契合度将近百分百。”,莫阴也说道。

     这其实就相当于一次测试,既测试的是兽祖血跟人的契合程度,也在测试着兽祖血带来的威力,但是不管怎么看,这一次的测试,那都叫一个相当的成功!

     “莫。”,厉锋称赞他“干的漂亮。”

     “这样一来,你在夜螳螂的地位就真的稳固了。”,刃柳也是附和。

     莫阴蹲下来,自己在研究刚刚疾昼受伤的那块地方的时候。

     厉锋的目光看向了刃柳“这小子的能力这么强悍,只怕如果放出去,全世界的动物系能力者,都得跪着,他越来越优秀,以后必然会受到会长的更多照顾和恩赐,你知道的,我们的会长,是一个真正的爱才的君王。”

     刃柳笑而不语。

     “他越是优秀,我们的处境就越是难堪。”

     厉锋讲“辉煌之下,我们便如同蝼蚁,做的再多,也是残渣。”

     “所以,你想要在这儿杀了他?”,刃柳锋芒毕露的问道。

     “我可没这么说。”,厉锋连忙打哈哈的笑着。

     “可是,你的眼神已经暴露出来了,但是我告诉你,即便你出手也没用,想要展翅高飞的苍鹰,是不会被山岳挡住的。”

     我们是山岳?厉锋笑了出来。

     “不,我们是蝼蚁。”,刃柳抬唇自笑。

     莫阴站起身,身后的两人也适时的闭上嘴,因为按照接下来,他们就要去猎杀薇妲和疾昼了,厉锋说道“尽管因为银龙刑烈的原因,搞得现在动物系的血统,治愈的速度都非常的慢,但是慢,并不代表自愈在停止,疾昼已经受伤了,莫,接下来的行动,就全权的交给你了。”

     我知道的。

     莫阴从他的手中接过来弹舌片。

     “我两跟不上你的速度,但是一定会在一定的范围内,跟你打配合和支援,一切顺利。”,厉锋伸出手,莫阴只是淡淡的拍了他的手一下,随后,快速的消失在密林中。

     而与此同时,不远处,响起了鸟叫声。

     “椿姐说,让我们盯紧这个家伙。”,厉锋说道“这是会长的命令。”

     但是,莫阴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因为现在,他的猎人能力已经完全的觉醒,山间密林,可以说,就是莫阴最好的战场,哪怕是密林中没有道路,他的也能够迅速的分辨出,那一条路径,是可以让自己速度更快穿过的,哪怕脚下的出现泥泞、山涧等各种障碍,莫阴也能够借助树木、石头,迅疾的蹦跳过去。

     最关键的是,他是顺着薇妲离开的那条道路追踪的。

     他闻得到,他们的气味儿。

     从章鱼岛来到黑龟岛,地上碎裂的龟蛋开始渐渐的多了起来,莫阴在一处巨型椰树的附近停下了脚步。

     猎人的嗅觉是很灵敏的,他们闻得到猎物在哪里的同时…

     他们也知道,什么是猎物。

     花了大概三四分钟的时间,莫阴在黑龟岛的巨型椰树的椰林中,不知道做了些什么,而后,他来到巨型椰树的下方,从腰间将陌刀拿出来,用力一甩,镰刀般的刀刃弹射而出。

     如回旋镖般,飞天而起,割掉一颗椰子。

     又凿开,莫阴单手握着椰子,咕噜噜的喝着椰汁。

     而后,莫阴使用猎人的力量,他的右瞳中,顷刻间出现了指南针般的标志,随后莫阴确定了方位后,从椰林里面跑出来。

     这是一个未开发的海岸,海上,居然停着一艘孤舟。

     莫阴上了孤舟,走进了船屋里面,里面蜡烛的光芒很强烈,相当命令,一个蓑衣客坐在桌子对面,桌子上面则是摆放着一些牛肉、花生米,莫阴问“没酒吗?”

     “喝酒不开船。”,蓑衣客说。

     莫阴坐下,蓑衣客从身边拿出来一个黑色的漂流瓶,放在桌子上。

     “我以为你们组织只是一个传说中的故事,没想到真的有效果,我约定的时间是今天午夜时分,可没想到,才刚入夜,你们便已经到达。”,莫阴讲“够守时的。”

     蓑衣客没笑,拿出烟丝,卷好草烟,吧嗒了一口

     “知道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本事。”

     “有我们的信物…”他示意漂流瓶“是另外一种本事。”

     “我们只接足够重要的活儿,所以可以找到我们的人,一般都是要事,重中之重,而同样的,这些事情之下,伴随着极高的风险,我们只要稍微到晚一点,等待我们的,很可能就是委托人的尸体,而至于所托之事,要么成为秘密,永远烟消云散,要么被他人利用,熠熠生辉。”

     所以,综上所述,我们养成了早到的习惯。

     但是莫阴却敏锐的捕捉道“我们只接重要的活儿,这几个字。”

     “这么说,你们也是挑活儿的?”

     “当然了,如果我们认为你所委托的事情,份量一丁点都不够的话,我们有权力取消这次的交易。”,蓑衣客说道斩钉截铁“这是规矩,你的遵守,如果你什么规矩都不遵守,世间一切,都将毫无乐趣,毫无意义,肤浅人会觉得,无拘无束才是快乐与自由,但是他们恰恰忘记了,轻而易举得到一切的同时,也在失去了希望,而希望,而是一切乐趣的源头,网络游戏玩过吧?小时候想要无敌那些虚拟世界,一切代码足矣,渐渐地,即便是让你用代码,你都不会输入了,因为那时候,你已经懂得了自己探索乐趣。”

     有点扯远了,但是跟我们的规矩相通。

     你的委托,必须重要,而且足够,让我们感到有趣。

     莫阴直接将‘兽祖血灵珠’,放在了桌子上。

     蓑衣客没有用手触摸,而是一直都打量着里面的血液。

     这个举动,让莫阴觉得他们很专业,这是一种极其顶级的尊敬。

     接着,蓑衣客递过来纸笔,将莫阴将目的写出来。

     最后,拿出一个盒子,让莫阴自己把东西和纸张放进去,关好后说道“谢谢。”

     “目的有点难,能够搞定吗?”

     “竭尽全力,哪怕是整个组织为了这个目的而覆灭,也在所不惜,这正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也是我们的乐趣,更是规矩,拿了,我们就会办到。”

     多谢,莫阴站起身,欲走。

     蓑衣客说“来了我这儿,一粒花生米、一块牛肉都不吃,说出去,说我招呼不周,赠你一言,最强的猎人,往往都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老话新说?莫阴微微侧首。

     身后所有的蜡烛全部都突然之间熄灭,蓑衣客也深深的低下头。

     ——

     莫阴下了船,孤舟渐渐的被海浪冲到了海洋中。

     奇怪的是,这么大的海浪,刚刚却没有将船冲开。

     随后,等到莫阴返回椰林的时候,厉锋和刃柳也从前方缓缓的移动过来,站定。

     三人之间的气氛,开始有些微妙。

     厉锋用疑惑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莫阴,并且开口说道“我之前还寻思着,你有什么知道可以盯着的地方,现在我才明白了,这么看来,莫阴也不是傻瓜呀,你也有自己的算盘,自己的主意呀,莫,你刚刚在哪里,把什么东西,给别人啦?”

     “你在怀疑你的同伴吗?”,莫阴反咬一口。

     厉锋笑了,机械眼睛再度从瞳孔中出现,并且说道“莫,我连你的五脏六腑都能够看到清清楚楚,你的身上有什么东西没了,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为什么兽祖血,只剩下百分之十了,其他的兽祖血,你给了谁????!”

     厉锋突然之间提高了声音,几乎是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莫阴心虚的低下头。

     “莫,相信我,你现在乖乖的说出来,或者弥补,还有机会挽救,待会儿你一定会非常难受,如果闹到了椿姐面前,你很可能连开口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了。”,刃柳说都“同伴一场,这是我给你的忠言。”

     莫阴有些恐惧的哆嗦了一下,而后浑身颤抖起来。

     他的这些反映,当然逃不过两人的眼睛,对视一笑。

     “能不能够不要告诉椿姐这件事情,我…我只是…”,莫阴突然害怕的蹲下来,抱着脑袋,竟然有哭腔传出来“我只是害怕,我真的害怕。”

     现在才知道害怕,你觉得这有效果吗?厉锋吼他“说!”

     “不要逼我,不要逼我…”莫阴害怕的全身不断的颤抖着,哭腔越来越大。

     他的身边,随着入夜,很多飞蛾展翅而起。

     飞蛾会寻找着光芒,哪怕那团光芒是火焰;它背叛着它的茧。

     看到他如此的惊恐不安,厉锋的耐心已经被彻底的磨光了,他从腰间掏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嗖嗖嗖”在手中灵敏的转出一串串的刀花后,一声怒吼朝着莫阴冲刺了过去。

     听到前方的脚步声,抱着脑袋的莫阴,嘴角出现了一抹邪恶的浅笑。

     果不其然,一根极其细长的丝线,随着厉锋的移动被他直接用脚踢到,下一刻厉锋只感觉到耳畔风声一响,一根极其锋冷的箭矢,从旁边的树洞中“嗖…”的一下飙射而出,穿透他的胳膊,“啊…”,厉锋顿时凄惨的呐喊起来。

     入夜的百岛港湾,黑龟岛的椰林里面,群鸟展翅飞舞,冲向圆月。

     “我受伤了,刃柳,快点帮把箭我弄出来,快点…”,剧痛让厉锋狂怒的大喊着,旁边的刃柳点头,双手刚刚触碰到箭矢上,连忙拿开。

     然后摊开双掌,他的掌心中,一个个的毒泡正在不断的泛起。

     “箭上有毒。”,刃柳倒抽了一口凉气。

     有什么?厉锋刚刚问出来,眼前的世界便开始不断的黑白闪烁,他牙齿一咬,一刀狠狠的将自己的半条右臂切割开,刹那间,鲜血喷涌在他身边的草地上,然后下一刻…

     埋在雪地里面,遇到鲜血就兴奋的暗器-狼牙刺,带着霸气的破空声飞速的冲杀,而后不断的冲腾进入到厉锋的身体里面。

     厉锋身体一震,但是他毕竟是经验丰富的战士,知道自己着了莫阴的道,一声低吼,而后虚界道的力量爆发,武装系域气在体内迅速的凝聚…

     “啊…”厉锋用力的怒吼着,一根根的狼牙刺开始一寸寸的钻出来。

     “哇…”,厉锋疼的面部通红,一脚踏地,身体里面十几根狼牙刺全部都被逼迫了出来。

     飞舞出去的狼牙刺“咚咚咚…”的撞击到身边的椰树上面,但是,还记得之前莫阴在这里停留了几分钟的画面吧,他早已经在这里遍布了各式各样的机关,椰树里面,被莫阴藏匿的感应器,受到了狼牙刺的冲击后,立刻产生作用…

     周围,一颗颗的椰子里面,一根根的铁线针“呼呼呼…”的从四周冲刺了下来,铁线针冲击力很强,钢针的后面链接着一根细长的铁线,一眨眼,就看到厉锋的身体被上百根铁线针不断的贯穿。

     那些冲击力极其凶猛的铁线针贯穿了厉锋的身体后,还狠狠的冲刺到地面中。

     厉锋就像是裁缝手中的一件衣服一样,被定在了地上。

     全身,充满了地面和树上椰子链接的铁线针。

     当场急死!

     刃柳不敢动弹了,站在原地,震撼的看着前方的莫阴。

     他慢慢的站起身,脸上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也想走厉锋的后路吗?这里全部都是我设置的各种机关,各种陷阱,刃柳,你要是帮我隐瞒这个秘密,厉锋死亡的版本,我们也是可以修改的,但是倘若你不想要帮我隐瞒,那么,就简单多了。”

     “没用的,椿姐看得到一切。”,刃柳没有被吓到。

     也是,刀尖上舔血的人,稍微震撼一下就足矣,怎么会被吓傻呢。

     “莫。”,刃柳握着碎星剑说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莫非,你是天门派遣来的卧底吗?”

     呵呵呵呵…

     哼哼哼…

     莫阴低下头笑了,笑的很可悲,也笑的很苍凉。

     他说“难打我不能够是我自己吗?”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需要依附,弱者当寄生虫,强者闪耀光芒,每个人都是需要避风港的,你自己单打独斗,你能够有什么作为?靠着那些兽祖血吗?你不会那么天真吧。”,刃柳用一种看着傻瓜的目光看着他。

     莫阴傲然的抬起头“我的目的已经完成了,所以再怎么样,我都无所谓了,我想要干嘛,我需要跟你解释吗?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愚蠢的家伙,居然妄图跟天殿隐修作对。”,刃柳的眼神中闪耀凶光。

     厉锋已经死了,你真的想当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