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都 > 第十节 如人溺水
最快更新仙都 !

    马芝沟史大郎父子窃取地气之事告一段落,狐将军使了个移山填海的妖术,将“定渊针”重新掩埋起来,压得结结实实,看不出什么端倪来,阴寒之气很快将四下里冻得结结实实,非有大神通万难掘开,至于缺少的地气如何弥补,就不用他费思量了。

     三人出得马芝沟,日色已近黄昏,狐将军殷勤相邀,萍水相逢,且在荒郊野岭一聚为乐,他携有一坛私藏的好酒,乃是治下小族进贡的上品,数量有限,只够族内长老享用,等闲喝不到。妖域幅员辽阔,浩瀚无垠,生羽、毛、介、鳞四虫,狐族乃毛虫大族,得妖皇看重,诸多小族趋利避害,自动依附于狐族羽翼之下,以供奉换取庇护,灵药宝材之外,酒肉血食亦是进贡的大宗。

     狐将军虽是狐族少主,却拿不出“芥子珠”这等居家旅行的必备法器,只在山崖上寻了个僻静去处,弄了一头野猪充当下酒菜。妖族不忌茹毛饮血,生吞活剥,但魏十七是人族修士,多半吃不惯新鲜血食,狐将军命金南渡洗剥干净生火烤熟,金南渡却笨手笨脚,将好好一头野猪烤得半生不熟。狐将军看不过去,挥挥手命他退下,亲自动手整治,金南渡讪讪退下,他原本想凑个趣,尝一尝狐族的美酒,结果没这等口福。

     切去焦黑的部位,肉架在火上慢慢烘烤,狐将军拍开泥封,倒出美酒奉与魏十七品尝,果然清冽醇香,回味绵长,别有一番滋味。狐将军敬了数杯,斟酌言辞,向魏十七问起修炼血气秘术的正法,魏十七不置可否,撕下一条野猪腿,张口便咬,连肉带骨一并嚼碎了咽下肚去,反问道:“听闻妖族核心弟子不得沾染血气,是何缘由?”

     狐将军心中一宽,对方并未一口回绝,而是问起族内秘闻,显然是可以商量。能商量就好,无非是付出代价的多少,他身为狐族少主,拿出的东西多半能令对方满意。他正待开口,心中忽然一动,扭头看了金南渡一眼,却见他慢吞吞啃着野猪心,啃得满嘴是血,却食不知味,竖起耳朵

     在旁窃/听,当下重重咳嗽一声。金南渡吓了一跳,天狐血脉威压之下,胆战心惊,忙不迭远远避开,人影都不见。

     四下里无有外人,狐将军才徐徐道来,原来上古之时,有“血气种子”从天而降,沉眠于地下,为大妖偶遇,侵入体内,夺取血脉妖力,萌芽勃发,造就了三位始祖。这三位血气始祖,俱是妖族的核心弟子,一为天狐,一为灵龟,一为大鹏,继承了先祖血脉,返祖归真,精纯无比,血脉滋养血气,血气侵蚀心神,三人大肆杀戮修道士,吞噬血肉精元为资粮,酿成一场泼天大祸。

     覆巢之下,无有完卵,人妖二族大能破天荒携手对敌,付出惨重的代价,死难无数,才打灭始祖,将“血气种子”一一封禁。然而“血气种子”虽被封禁,遗祸绵延不绝,散逸在外的血气无法收回,遍布于天地间,偶然侵蚀生灵,脑海中自然浮现一篇搬运血气的粗浅法门,依法修炼,炼化血肉,一点一滴壮大血气,最终难免走上意识沦丧的老路,沦为一具只知杀戮的行尸走肉。

     不过这等血气余孽,远不能与三位始祖相提并论,无有先祖血脉滋养,血气不得蓬勃壮大,神通有限,轻易便能打杀。对下层妖物来说,修炼血气秘术壮大己身,是逆天改命的唯一机会,禁是禁不住的,故此妖族严禁族内核心弟子沾染血气,生怕再度酿出始祖之祸,至于那些下层妖物,数量太多,堵不如疏,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及时清剿,网罗可用之辈,以秘术禁锢,置于掌控之下。

     狐将军所言,大致与魏十七的猜想差不离,“血气种子”降于妖族,“星力种子”降于人族,彼此争斗对峙,从上古之时绵延至今,血气显然占了上风,在妖族下层广为传播,如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他沉吟片刻,提点道:“在妖族看来,血气的本性为何?”

     狐将军闻言微微一怔,下意识道:“是杀戮?”

     魏十七道

     :“不是杀戮,是吞噬。唯有不断吞噬,不断壮大,不断变强,才能保有清醒的意识。如人溺水渴求空气,又像一根鞭子不停抽打,逼得你向前冲,一旦停止吞噬,血气反噬,意识随之沦丧,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狐将军骇然心惊,呆了半晌,喃喃道:“如人溺水……不断吞噬……这……如何才是个尽头?”

     魏十七微微一笑,避而不答,岔开话题道:“无有‘星力种子’,无有先祖血脉,只能靠吞噬血气,厚积薄发成就始祖。不过始祖只是第一步,始祖之上,更有无限风光,惜乎无人得以一睹。你若有意修炼血气秘术,须记‘吞噬’二字方是正途,血肉也罢,妖力也罢,地气也罢,炼化外物壮大血气终是落了下乘,唯有自相残杀,彼此吞噬,才契合血气的本性,事半功倍。”

     狐将军长吁一口气,一语惊醒梦中人,难怪他在浮生之墓中收取一条血河,兀自孜孜不倦剿灭妖物,蒐罗血气,于妖族核心弟子反倒不甚在意,不过他如此轻易就说破,修炼血气秘术的正途是“吞噬”二字,究竟意欲何为?他幡然惊醒,这是要借自己之口广为传播,妖族彼此吞噬,壮大血气,犹如稻谷成熟后待他来收割,省去了多少手脚!

     魏十七见他双眉紧锁,拿不定主意,轻描淡写又加了一句,道:“你身怀天狐先祖血脉,精纯浓郁,若转修血气秘术,行吞噬之法,进展一日千里,或可成就血气始祖。”

     狐将军猛地抬起头来,颤声道:“到那时……到那时……就成为你的资粮?”

     魏十七悠悠道:“谁知道呢,谁是谁的资粮也说不定,又或者各取所需,相安无事。你看,上古之时的三位血气始祖,也并没有自相残杀,趁了旁人的心!”

     狐将军脸色变幻不定,明知魏十七不怀好意,在引诱他,蛊惑他,内心深处偏生有一个声音挥之不去,为什么不试上一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