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太古丹尊 > 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再执璃番剑
最快更新太古丹尊 !

    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再执璃番剑

     轮回道场对完美天轮以下几乎不存在限制,完美品阶可容纳四五位,薇薇、阿楼、新月、天斗第一批进了轮回道场,战武诸人等待下一批再进。

     以百年为限,两批完美互相交替!

     在此期间,秦浩除了研修冥界四种神通道法,争取提升秽土转生的成功率,也时常穿梭现实和轮回场之间,增强自身的道行。

     五十一次转生失败,修罗四位老师没再让他继续神魂实练,相当漫长的一段岁月里,只让他修行神法,好放空转生时产生的紧张状态,重新找回真我。

     一转眼,便是四百年!

     而这一日!

     漆黑森然的修罗峰外,一片庞大的阴霾笼罩着小镇上空,汇聚成扭动的涡旋,无数黑色的劫光在涡旋里时隐时现,像是密集的雷劫,仿佛随时会轰进镇子里。

     这是,神劫!

     秦浩站在修罗殿门口,身侧两旁,恶相、黄泉、鬼谛以及幽魔四位大神,尽皆在此。

     五人负手而立,同时抬头望着高空酝酿的黑色神劫,脸上表情不一。

     “没想到,疯棠会在杀戮界渡神劫。”秦浩神色紧绷,内心有些担忧。

     涅槃渡神劫,所铸天轮会受天道影响,不同的天道产生的影响也不一样。

     昔日为帮无缺铸成一道完美的剑轮,他们才往大道剑界,历经波折,方得以剑轮完美。

     棠先天灵识有损,而杀戮界又汇聚着极其浓烈的杀性,受天道侵染,难以想象疯棠铸出了天轮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杀戮界乃古冥域主界之一,即便失了秽土,天道也趋于完美,在这里铸天轮是他的福气。”幽魔神主喉咙里发出沙哑的怪笑。

     “您有所不知,我那朋友脑子有问题,因为先天灵识受损,易暴怒,而无法自控,除非让他把力气发泄完,否侧很难停止下来。”秦浩面向修罗,忽然想到什么:“对了老师,灵识受损能否以秽土神力进行修复?”

     “本质上,灵识损伤自然能以秽土大道之法修复,不过它也存在局限性,你也说了,那小子先天灵识受损,既然如此,又如何修复?”修罗看着秦浩:“秽土是冥界至高无上的至极力量,可以贯穿万物起源,从万千物种的根源进行扭曲、转换,但它触及不到根源之外的领域。”

     如果疯棠降生的灵识完整,后天遭遇变故引发了损伤,秦浩施展秽土能够从根源上将之修复。

     但先天灵识就缺损了,即便回溯灵识起源,它依旧还是缺损。

     就拿陆秋的来说,璃番剑是陆秋的本命命魂,受神王血脉破坏而隐于剑意之中,属于一种自我意识的保护手段,秦浩帮他重新焕发剑魂并不难。

     但如果陆秋本没有璃番剑魂呢?

     那就得挖别人的命魂为他嫁接转生,助其再登大道。

     命魂和神魂不一样,难道说,挖取另外一个生灵的灵识补给疯棠?

     那样的疯棠还是原来的疯棠吗?

     恐怕,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莫非,真无救了吗?”秦浩苦涩道,他答应过凤凰老祖。

     “无救。”修罗非常肯定,别说秦浩,即便神王,乃至这洪荒混沌,没有任何办法去补全疯棠缺失的先天灵识。

     这属于根源问题!

     “世间万物万法、事事都无绝对的完美,所谓完美,不过是相对与其他缺陷更严重的情况而言,否侧的话,完美天轮之中,又怎么会出现强弱之分呢?”黄泉大神的见解可谓一针见血。

     鬼谛拍了拍秦浩的肩膀,说道:“傻小子,其实你这朋友的状况不算差,换个角度想想,缺陷造就了他,他的不完美反而看上去完美,这叫独树一帜。”

     “所谓的个性吗?”秦浩无语。

     “嗯,非常具有个性,尤其杀戮界的杀性融进他的天轮里后,假若再让他铸出一道完美天轮,那么当他暴怒起来以后,想必场景会非常的壮观吧。”连主宰万鬼的鬼谛这样想想,都不由感到头皮发麻。

     如果真是如此,谁又能说疯棠不完美?他无法自控本身就是件很完美的风格。

     轰!

     狰狞而扭曲的杀戮劫光轰垂而至,宛如一条条俯冲的黑色吞天大蟒,划过昏暗的天地,仿佛能够噬穿诸天一切,朝着小镇密集覆盖了下去。

     天地间,陡然传出一声暴怒的长啸,随即,一道癫狂的身影至笼罩小镇的光幕里洞穿出来,满身燃起熊熊大火,似振翅长鸣的凤凰,抬起拳头朝那些垂落的黑色劫蟒轰杀而去。

     轰隆隆隆!

     这一煞,惊天动地的闷响滚滚的传遍四野,广褒的神域焦土为此而颤抖,似在感叹迎劫而上胡乱挥拳的疯子,究竟是造物主们造出的什么怪物!

     神劫垂落,洗魂炼躯,承受大道之劫,锻神躯,铸天轮,从此与天道同齐,挣脱寿元枷锁,不入六道轮回。

     这一日,修罗峰上格外热闹,许多沉眠靠睡觉修行的黑袍神卫爬了出来,漂浮巨峰上下,皆是看着历劫的疯棠。

     那一双双颤抖的瞳光眼睁睁的目睹着神辉光线蔓延了疯棠全身,无一丝死角,尤其当杀戮界天道蕴藏的杀性也随着神劫灌进那环绕周身的轮光后,当劫光消散,笼罩小镇的阴霾褪去,疯棠睁开眼眸的这一刻,眼睛里的火焰充满了爆炸性的好斗因子,仿佛迫切需要发泄一下。

     于是,这些爬出来的黑袍修罗卫们,又默默的缩回了地下,选择继续沉眠。

     许多出来看热闹的鬼卫、骨卫和魂卫在看到疯棠的目光,以及身上翻涌的凤凰烈焰后,也都迅速退回了各自的行宫里,估计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出来。

     毕竟这段时间,他们没少和剑界剑修,以及战武八位完美天轮交手,起初还好说,四神界道意特殊,陆秋一批人被这些神卫们折磨得死去活来,战武八人都承受不住,但渐渐被对方熟悉了冥界道法以后,四位神主的神卫已经很少再陪战武他们切磋,至少四万年神道以内,几乎没人找他们,除非神将动手。

     如今,八位完美天轮之中,又增加了一位进去,看到疯棠一身完美轮光的时候,这些恶鬼、幽魂和骷髅便觉得这家伙可能战武他们还要恐怖。

     “这汹涌澎湃的力量,这就是神的力量吗,我现在是神了,这世间,谁能败我,谁能败我,谁还能败我?”

     疯棠满身强烈的轮光肆虐着,他握紧双拳冲天咆哮,充血的眼睛俨然陷入暴走状态,他感觉自己现在无所不能。

     砰!

     就在他抬头的一刹那,一只大脚从天而降踏在了他的脸上,这脚掌极重,直接踏散了环绕疯棠身躯的轮光,震荡的力量传来,疯棠脑子里嗡嗡乱响,双眼一翻,倒头栽了下去,直接被踩昏死过去。

     “反了天了你。”秦浩踢晕疯棠以后,身躯划出一串残影,重新回到四位神主的身边。

     “他刚铸成天轮,这一脚实在重了点。”修罗说道。

     秦浩挠头嘿嘿笑了两声,重一点好,省得以后疯棠太嚣张去挑战上极,那样怎么死得都不知道,而且不把人踢晕过去,这疯棠会没完没了。

     “四百年了,以你如今修为,完全可以替陆秋再塑剑魂,不要拖了。”修罗感受着秦浩身上的神意波动,方才出脚的一瞬间,轮光中隐隐有了第七条神脉的影子,道行足够了。

     “其实我想等第七条神脉彻底成型再助陆秋塑剑魂。”秦浩心里依旧存在五十一次转生失败的阴影,他不敢轻易在陆秋身上尝试。

     “我说过塑剑魂和转生不一样,或许对你的神力损耗很大,但就算失败了人也不会出事,放手去做吧。”修罗鼓励道,即使失败,陆秋依旧剑魂不显而已。

     “小子,不要有太多念头,顾忌越多,你便越束手束脚,唤醒剑魂容易,然而转生之道需要造化其灵性,回想你第一次转生的状态,那个时候的你,其实最接近秽土道意的真谛。”黄泉神主说道。

     秦浩站在原地仔细思索了片刻,冲着四人鞠躬一礼:“谢四位老师教诲,弟子记住了。”

     步伐一踏,秦浩从峰顶飞出,落向神域远方那座小镇,四百年了,他也地确该为陆秋重塑剑魂,助其再执璃番神剑。

     “老四,你有没有产生过这样一个想法,那小子拥有的秽土,其实和父神的秽土,并不一样?”黄泉向修罗说道。

     修罗沉默了许久,道:“我也不清楚,可能大哥你说的是对的。”

     五十一次转生失败,各种方式都尝试了,秦浩的手法出现许多错误,但如今,不排斥秽土的性质有问题。

     也许,真如黄泉所言,那非冥王正统的秽土道意,仅仅只是接近与秽土。

     ……

     秦浩来到小镇,直接顺着半空的光涡之门,隐入轮回道场之中。

     此时,轮回场中浩瀚的天地出现了许多形形色色的地方,有大陆、海洋、战意风暴、光之领域。

     轮回器灵根据每一位修行者的状况,以及他们的内心世界,构造出了不同的修炼环境。

     目前这里除了互相交替的四位完美天轮,以及五十位剑修以外,还有摩屠等四神界的神将,以及四界精锐,在这里,也出现了四片与鬼蜮、杀戮界、黄泉界和幽魔界相似的大陆。

     修罗他们对秦浩有恩,秦浩不会忘记,所以,让摩屠诸人带领着大量四界天轮,进轮回场快速增强。

     而此时,穿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修行地带,秦浩来到一片剑之领域,放眼望去,整个领域之中插满了利剑,有的在飞驰,有的在碰撞,还有一头龙、御剑遨游。

     “陆秋。”秦浩找到正在打坐的陆秋,在陆秋身躯,环绕着八十一到神剑的影子,隐隐传出剑瀑轰鸣之音。

     “你来啦。”陆秋睁开眼眸,环绕身躯的八十一剑随即消失,看着秦浩笑道。

     “你在修行无间神主的剑意神通?”秦浩很意外。

     “嗯。”陆秋点头:“无缺通过自身剑意,联合我父亲一批道行强横的剑神,已经再造剑塔和剑瀑。”

     三大剑界相融,剑道不分彼此,唯独可惜一点,目前剑界严重缺少空间系剑修,仅仅洛依和极少数人。

     秦浩眼底闪过一抹伤感,很快恢复情绪,拍了拍陆秋的肩膀,坐在他的对面,说道:“四百年了,如今,你已经衍化四条神脉,拥有了四万年道行,该重新执起璃番剑了。”

     “你准备帮我塑回剑魂?”陆秋打坐的身躯猛然颤抖,这一天,终于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