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桃花使 > 第453节 耳边软语温柔
最快更新大宋桃花使 !

    柳如眉很快又恢复了笑语盈盈,施全看方进石不说话,就自己接过话头:“柳姑娘爱说爱笑,真性情也,遇到像柳姑娘这般好说话的好主顾,我做了十余年的买卖了,也只遇到柳姑娘一个。”施全不善于吹捧别人,但是这次讨好柳如眉的话他却一点也不觉得脸红。

     柳如眉道:“还不是你们锦线庄的货好,价钱公道童叟无欺,契书可曾带来了?先把正事处理好,别是光顾吃酒给忘记了。”

     施全赶紧把准备好的合约契书拿了出来:“柳姑娘请过目。”柳如眉摆手道:“这个我就不看了,难道我还信不过施大哥么,我让管家把印章拿过来。”她说完下楼而去,冯婉看她走远,对方进石道:“兄弟,她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的?”方进石苦笑了道:“我也分不清楚,我确实之前没见过她,可是感觉她又很亲切,对我的事全都知道,我也是一头雾水,可笑的是在西北之时我一个姓柳的也不认识。”

     施全道:“汴梁城这么多家布庄,她偏巧找上了我们买布,别家看都没看过,我就奇怪,如此看来说不定就是看了兄弟的面子。”

     冯婉道:“人家不肯相告,我们也无办法,总不能客人来买货,我们还把人家祖宗十八代都问个清楚才行?人家有自己的顾虑不想让外人知道身份,我们何必强人所难刨根问底呢?”她这话说完,就看到柳如眉引着那老管家上得楼来,三人立时住口不说。

     柳如眉重新坐定,对老管家道:“施大爷的契书带过来了,不必看了,你盖个印章。”老管家回了声“是”然后取下背上背的包袱放在旁边矮柜上,在包袱中翻找印章,柳如眉回过头来:“坛里还有酒,施大哥肯定未能尽兴,来,我们把这酒喝完。”施全说了声好,柳如眉站起来,把三人面前的小碗都倒得尽满,到自己时却只倒了半杯,当然三人也不会说什么,柳如眉站起来道:“我是主人,先干为敬。”她拿起碗喝了一小口,马上拿开道:“好辣。”

     施全道:“若是喝不惯,也不必勉强。”说着拿起面前酒碗一饮而尽,冯婉和方进石也都喝干,柳如眉把自己的半碗酒推到方进石面前道:“你这么能喝酒,替我把这半碗也喝了吧。”

     这酒碗她已使用过,刚才还喝了一口,把自己喝过的残酒递给一个男子让他替酒,方进石尽管脸皮够厚,也觉得她暧昧的有些过头,更别说此时有兄嫂在场,他抬眼看去,冯婉微笑的看着自己,施全面无表情的叨菜放进自己碗里,似乎并不关心。

     方进石当然不能说不愿意,他端起柳如眉的酒碗放在嘴边刚要倒入口中,听得柳如眉“嗯嗯”两声,方进石把碗拿开,抬头望去,柳如眉此时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脸是面向那老管家,老管家正拿了一个四方大印准备在施全的契约书上印上印章。

     柳如眉两声嗯嗯是对这老管家的,老管家听到她的暗示停了下来,不解地向柳如眉看了看,柳如眉紧锁双眉道:“错了,你看你拿的什么印。”老管家看看自己手中的四方大印,顿时恍然大悟,赶紧放下将这四方大印重新装入一个木匣之中,手忙脚乱的找了一枚另外一个小小的印章出来,柳如眉十分不悦的道:“老糊涂了么!”这话对一个老人家来说已经很重,可见柳如眉对老管家险些盖错印章十分着恼。

     方进石看原来老管家拿出来的印面看上去跟成年人的手掌掌心那么大,只有一寸多高,灰白色的玉制成,印文一瞥之下看不清楚,不过感觉字数笔画极多,印钮好似是两条绞着的白龙或者是蛇,老管家手挡住了收得又快,方进石尽管离的很近,也未能看清楚。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印章,不过方进石第一感觉就是这枚四方印章必定不凡,不是手握重兵或者大权在掌的人决不会使用这种形制的印章,肯定不是私下做生意的人所能拥有的。

     方进石看到印章,猛然想起一事,不由喊了一声:“坏了!”柳如眉听到他喊了这句,回过头来问道:“什么坏了。”

     方进石急忙掩饰道:“也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时之前正在烧茶,也没有把铜茶壶从火上拿下来,只怕此时茶壶也被烧穿了。”

     柳如眉道:“一把茶壶也值得你如此紧张,回头我送你一把银的。”方进石道:“那就多谢柳姑娘了。”

     柳如眉把目光回到桌面,看方进石酒碗中的酒依旧,抬头向方进石道:“你为何没喝?嫌弃我曾喝过么?”方进石忙道:“怎么会呢。”说完用最快的速度**碗中的酒喝光,柳如眉淡淡的道:“若是心中不愿,不必勉强。”说完重重坐下,方进石道:“替柳姑娘效劳,我心中愿意至极。”

     柳如眉不屑的道:“口是心非油嘴滑舌,到时候我有事找你帮忙,你可别推脱。”她说完这话不再理睬方进石,将老管家盖好印章的契约书拿过来瞄了一眼印章处确定没错,隔桌面递给施全道:“施大哥收好,还是按上次一样,两日后开始付钱。”冯婉急忙接过来道:“多谢柳姑娘了。”

     柳如眉平静的道:“大家互惠互利,不必言谢,我还要多谢施大哥教会我这么多学问呢。”

     方进石道:“柳姑娘把这许多货运回去,可好卖的掉么,我之前也曾运过一批货到**府,却赔了个底朝天,想来一直心中不服呢。”他依旧不死心,还想通过旁敲侧击来多听听关于柳如眉的一些来历。

     柳如眉看了看他道:“绵线庄的货这么好,那些小姐夫人的喜欢的很,何愁卖不掉,再说了,我多半都是送人情的,不收别人的钱,你若是能想通这其中的道理,便不难猜出我的来历。”

     方进石道:“就算是借我一个脑袋,我也想不出这道理来。”

     柳如眉停了一下,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然后直起身来道:“好了,我已告诉你了,你自己好好细品一下了。”方进石听了却一脸茫然,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柳如眉转过身对施全夫妇道:“这里起风了,有些寒意,我去加件衣服。”

     施全明白她这是下的逐客令,就识趣地站起来道:“天色不早了,多谢柳姑娘的盛情款待,酒足饭饱,我们这就告辞了。”

     柳如眉点点头道:“我让人送你们出去。”她转头向老管家吩咐一句,“叫李霸冈过来。”老管家行了一礼转身去了。

     柳如眉又道:“李管家年级大了,有时头脑不太清楚,除了生意买卖,别的事我都交给属下李霸冈来办,非是生意上的事,可以找他。”施全除了生意买卖,也不会有别的事,她这话又是说给方进石听的。

     过不多时,那铜箍束发的魁梧大汉走上楼来,只是此次他却没有挎着弯刀,他走到近前也不说话,只是拱手弯腰向柳如眉行了一礼,柳如眉道:“你送几位贵客出去。”

     这魁梧大汉李霸冈说了声“是”然后向施全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却并不说话,当真是惜字如金,柳如眉解释道:“他不喜欢说话,非是慢待各位,还请见谅。”

     施全向李霸冈行礼道:“不必客气,有劳李兄了。”李霸冈当前引路,施全冯婉方进石下了楼梯向外走去,方进石走在最后,他下得楼来,感觉好似有人看他,方进石转过身来,只见柳如眉已经端坐在栏杆之上,双手抱膝向他张望,她看方进石回去头来看,右手放在口边说了一声,只是这话她只张嘴并不发声,以免别人听到,方进石根据她说话的表情和口型,断定柳如眉说的一定是一个“蠢”字。

     方进石之所以这么肯定,必然是有他自己的依据。

     李霸冈把三人送出这辉月楼,一直到汴河边的大门楼处,李霸冈也不多说话,行了一礼转身而走,方进石把马车赶过来,施全把他从赶车位推下来道:“我知道近一些的路,我来。”

     方进石觉得和冯婉一起坐在马车之中,叔嫂之间总要避嫌,就有些犹豫,冯婉在马车上打趣他道:“愣着干什么,还在想着柳姑娘不回去了?”

     方进石上了马车坐在冯婉对面,有些脸红自惭刚刚避嫌的想法,施全和冯婉都把他当成最亲的亲人,自然不会对他有丝毫的防备心,便不会考虑到男女之防。

     施全赶了马车慢慢向前,马车中冯婉看他不语,就调笑道:“还真是在想着人家柳姑娘?”

     方进石道:“嫂子你尽是取笑我。”冯婉向赶车的施全喊了一句:“施二郎停下,你兄弟要下车不回去了。”

     施全立时把马车停下道:“真不回去了?”

     方进石赶紧道:“大嫂说笑呢,怎么能不回去。”施全知妻子说笑,便又赶车前行,冯婉笑呵呵的道:“其实这柳姑娘也很好,要容貌有容貌,要钱有钱,若是和她攀上了亲戚,我和你大哥可是发财了。”

     方进石道:“她让你们发了多少财,我全部赔给你们,这买卖生意不做了。”冯婉道:“那可不一样。”

     方进石收了笑容道:“这柳姑娘我之前绝对未曾见过,即使是见过也最多是照了个面,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冯婉道:“我才不信呢,初次见面她让你喝她喝过的残酒?给你咬耳朵说悄悄话。”

     方进石道:“我正要给你说呢,刚才她给我悄声说的是五个字,是骂我的话。”冯婉问:“哪五个字?”

     方进石道:“你这个蠢材。”冯婉听后愣神片刻便低低笑了,方进石看她笑的开心,就接着道:“这姑娘我真是一点也琢磨不透,怎么也想不明白。”

     冯婉收了笑道:“你若是连姑娘的骂是真骂还是另有他意这都不分清楚,真不知你家里那些女人是如何上了你的当的。”

     方进石把后背重重靠在马车板壁上,叹了口气道:“通常这种女人,要么是特别的狡猾,要么是特别的简单纯洁。”

     冯婉道:“那你觉得这位柳姑娘是哪一种?”

     方进石道:“这还用说。”

     冯婉道:“你见多了狡猾的女人,便以为天下稍稍脑子花花绕绕的女人都是如此,女人不是这么分类的,你女人虽然不少,识女人知女人,你的火候还是未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方进石不禁道:“你说这柳姑娘简单?吃了一下午酒,说了那么许多话,我却连她是谁一点头绪都没有。”

     冯婉正色道:“别的不知,一个年轻少女,肯豪爽得跟不相熟悉的男人喝酒,不设防的把金碗银筷拿出来招待她认为值得好好招待的朋友,不在乎别人的眼光随着自己的心情行事,那她肯定不复杂不狡猾。”方进石低头想着冯婉的话,冯婉又道:“那金碗银筷你不会认为真是用来招待我和你大哥这两个平头布衣卖布的奸商小民吧,我和你大哥就是再吃斋念佛两辈子,也用不上金碗银筷吃饭喝酒,那还不是沾了你的光。”

     方进石听了冯婉的这一番话,细想一下也承认冯婉说的有些道理,他扶着额头想了想才道:“只是我之前从来没见过她,就算是她之前知道我,而且一看这姑娘必定出于大富大贵之家,眼界何其高也,自问我何得何能,能让这位柳姑娘对我一见倾心,我实在想不通。”

     冯婉道:“你要是没有骗我,这也确实奇怪,我也是想不通,只能说兄弟你桃花满天红,拦都拦不住,或者这位柳姑娘有过其他人难以想象的经历,对你中了邪了也是未必。”

     方进石笑了道:“桃花满天红,正好酿造桃花酒,九里桃花醇我可是有一段时间没喝过了。”

     冯婉却不让他故意用桃花酒另起话题,教他道:“这两天你沉住气,以我看来,这柳姑娘必定会主动再挑时机和你见面的。”

     方进石笑了道:“我家里的女人已经够让我烦了,见她何来。”冯婉道:“一切由你,大嫂我可是也不愿意在你的妻妾那儿做个恶人。”

     方进石低头笑了笑,他没有告诉冯婉,其实柳如眉在他耳边不仅说了“你这个蠢材”这五个字,还跟着又说了“明天午后再来”这六个字,既然柳如眉是在他耳边悄悄说的,自然是不希望施全夫妻听到,他想了想,还是先不告诉他们了。

     施全赶了马车走在汴梁城的道路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华灯初上,天空又开始下起小雨来,路上行人很少,马车车轮碾压在石板路上发出响亮的声音,方进石眼见雨下的越来越大,心中叹了一口气,因为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去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