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仙声夺人 > 第964章 重演
最快更新仙声夺人 !

    傅羽凰要干的事情碧云他们无法拦住,既然拦不住只能跟着一起上了,起码还能在危急时刻看顾些,不然那日尊主回来要妹妹,他们给不出该怎么办。

     三人统一意见后,直接离开冥土飞快朝大夏赶去。

     他们的速度很快,起码比带着三千累赘还要讲究排场的容娴本尊快。

     大夏皇朝,自从收到消息,得知煦帝要带着儿子回来归宁,夏天子便心神不定起来。

     大家都不是蠢货,谁也不会相信煦帝只是简单的来归宁。

     猜不透煦帝想法的夏天子脸色一日日黑沉了下来。

     但独独这一日他坐立难安,心烦气躁,好似要出事一样,这心血来潮让他更是焦躁难安。

     “来人,煦帝在哪儿?”夏天子问道。

     一直探听消息的护卫军统领毫不迟疑道:“回陛下,还有九日行程便会到大夏境内。如今煦帝刚好走近青龙城势力范围。”

     夏天子烦躁的挥挥手,统领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

     煦帝不曾到来,那这心血来潮的烦躁究竟从何而来。

     时间很快到了夜晚,夏天子第一次发现时间竟然这么漫长,让他每分每刻都饱受煎熬,且随着时间流逝,他眼皮子都开始疯狂跳动了起来。

     “来人,去看看皇宫结界,让禁军……”

     轰隆!

     震耳欲聋的响声伴随着漫天的火光,让大夏皇宫晃动了下。

     “有刺客!”外面有人大喊道。

     夏天子的心缓缓落了下来,甚至整个人都轻松了。

     未知总是可怕的,而未知一旦被拖进已知的领域,那便不算什么了。他此时还有闲情逸致泡壶茶喝。

     但很快,现实便告诉他一个道理,能让天机示警的危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傅羽凰一路紧赶慢赶,终于来到了大夏皇宫外。

     望着巍峨耸立被地脉拱立起的皇宫,她拿起酒葫芦顿顿顿喝了几大口后,随手将酒葫芦扔给了碧云,一脸随性道:“你们二人在外面接应我,我出来后必须第一时间带我回冥土,不得有半分延误。”

     说罢,不等二人回应,便抬步走进了皇宫。

     碧云抱着酒葫芦傻眼,她试探着伸出手,一层无形的结界将她隔绝在外,好在她心无恶念,不然定会惊动守城卫兵。

     “……结界还在。”碧云怀疑人生道,“为何这结界视姑娘于无物?”

     寒烟面上高深莫测道:“大概她认识布阵的人。”

     碧云:“!!别驴我。”

     大夏存在数万年,这皇宫大阵从古时便有。如今的阵法大师最多是隔上几年维护一下,你说傅姑娘认识阵法师?

     行了,石锤了,寒烟这厮也懵了这才胡说八道。

     傅羽凰很快便走进了皇宫,皇宫的结界压根不会拦着她。

     一万五千年前,归心可是她的伴生之物。后来她虽然将归心献出去让大夏升品,却不代表她彻底成了外人。

     在归心那里,她可还是一起出生的同胞呢,也不知归心对她还有没有印象。

     傅羽凰神色洒然,飘飘然便来到了大夏气运云海上。

     盘卧在天柱上的金龙支撑着金碧辉煌的神庭,见着有人上来,硕大的龙目睁开看了眼傅羽凰,呆愣住了。

     这人实在陌生,可气息却熟悉极了。

     她是谁?

     气运金龙没有神志,在本能下朝着傅羽凰露出了亲昵的姿态。

     傅羽凰挑眉,上前一步直接跨越空间来到气运金龙头顶。她伸手摸摸金龙的脑袋,眼珠子一转,皮断腿道:“喝酒吗?”

     气运金龙傻乎乎看着她不明所以。

     傅羽凰伸手在随身空间内掏了掏,很快便掏出一个新的酒葫芦。

     酒葫芦到手时,她眼神亮晶晶的看着,好似见到令人欢喜的东西。

     然后她一拔塞子,顿顿顿喝了好几口后,这才顺手将酒葫芦塞进气运金龙嘴里。

     说来也怪,那小小的酒葫芦像是无底洞一样,里面不停地有酒水流出,灌进了气运金龙肚子。

     半个时辰过去,气运金龙依旧懵懵的模样,傅羽凰却没耐心了。

     果然没神志吗?这都灌不醉,白瞎了我的好酒,还指望灌醉你拿东西呢。

     罢了,本就好奇试着玩玩。

     她收回葫芦,在金龙的默许下跳到了它身上。

     她咧嘴一笑,声音就像自由的风:“委屈你啦,但这东西我必须带走哦。反正我就是带走了大夏也不会降品。”元气大伤倒是有可能。

     她笑意一敛,右手猛地刺进金龙逆鳞处,在金龙本能反击时,一把掏出一个散发着玄奥力量的光团。

     这光团下,便是归心的力量。

     她伸手凭空一抓,五行力量迅速钻入光团内与这力量凝为一体,化为一个翠绿色心脏般的东西。

     归心,这便是真正的归心了。

     “昂!”气运金龙仰天长啸一声,目光锐利森寒的盯着傅羽凰,似是忽而反应过来面前让它倍感亲切的人是敌人。

     它示警后,龙尾甩向傅羽凰,试图将人留下来。

     傅羽凰身影轻飘飘一闪,便远离了气运金龙。她嘟囔道:“真是不可爱,这么看来还是小金更乖巧,除了颜色不亮丽外。”

     说话间,她手腕间黑漆漆的小水动了动,却没有显现出来。

     唉,小金不在,想它,

     傅羽凰在空中躲避着金龙的袭击,忽有厉风从身后袭来,她身形又是一闪躲开了。

     很快她便单挑大夏一群人。

     傅羽凰指尖一动,五行力量化为五条气运金龙大小的金龙、木龙、水龙、火龙、土龙。

     其中四条龙龙带不同的力量朝着虚空四方而去,唯有木龙守在她身边护佑。

     金龙朝西而去,金色光辉点点洒下,所有存在被金芒照射上后,尽数会被庚金之气撕裂。火龙所过之处连空气都染上了起来,那火红的光芒染红了半边天。

     水龙肆无忌惮的在云层嬉戏,瓢泼大雨直流而下,在水龙打喷嚏时化为冰雕,将这片空间冻结。土龙坠入地面,厚重的力量沉甸甸的,大地发出沉闷的呜咽声,一道道深不见底的裂缝让皇宫朝下陷落去。

     在气运金龙转换态度,以她为敌时,大夏皇宫的结界也开始排斥她,试图抹杀她。

     傅羽凰眼看着四条金龙肆虐天地,却无法撞开结界时神色没有分毫变化。

     她心神一动,木龙钻入她体内,绵绵不绝的生机来不及收敛泄露了出去。大夏方圆百里瞬间长出无数草木花树。

     “爆。”傅羽凰声音低沉道。

     她话音出口的瞬间,似言出法随,四条巨龙以一种决绝的姿态撞在结界上。

     结界晃动了下却没有破碎,傅羽凰轻描淡写间再次凝聚出五行巨龙,巨龙在她的操纵下再次自爆。

     两次、三次、四次……

     结界外,数名阵法师全力维持阵法。但还是那句话,破坏比守护快的多,也简单的多。

     无论夏天子如何恼怒,也无法突破气运结界锤死傅羽凰。

     傅羽凰不停地召唤着巨龙,与此同时她拔出腰间的玄冥重水剑狠狠一挥,号令天下的剑气化为万道随着巨龙一起斩向结界。

     终于在第七次召唤巨龙时,自爆的巨龙还是将大夏皇宫的结界撞开一条裂缝。

     傅羽凰脸色苍白,身影却十分稳健,脚步一跨便已出了大夏皇宫外,她用最后的木龙最后的力量凝结成一条火龙。

     火龙窜入皇宫内四处点火,很快皇宫便沉浸在一片火海内。

     夏天子气得脸色铁青,大夏皇宫乃是一件法器,这火还不至于让皇宫毁于一旦,但他却颜面尽失。

     透过火光,夏天子看到皇宫外嘴角渗血却依旧笑的无比嚣张的人。

     傅羽凰随意将凌乱的头发捋到身后,看着这燃烧的大火,她心下感慨。

     哎呀,这一幕好生熟悉,好似往事重演。

     果然人生就是一场轮回啊。

     “傅羽凰!”夏天子语气阴沉道。

     傅羽凰摆摆手,笑嘻嘻道:“禺少岐,再见。”

     待大夏强者出现在她所在位置时,她的身影已然消散,这竟是她离开速度太快而留下的残影。